103番外三

小说:重生之后母男为作者:叶书更新时间:2019-05-18 23:33字数:243582

司维跟侯爷祁荣霄的婚事是皇帝御赐的,所以高调的很。以致于一时间民间不少男男情人要求结为合法夫妻。

如果只是民间,这些都不是事儿,但是不到达官贵人家也有儿子被爱情冲昏头脑,闹着要娶或嫁男人,大人们不干了,纷纷上书要求皇帝收回成命,不能让祁侯爷娶男人为正妻!

“放肆,朕是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岂是说收回就收回的!”皇帝很生气,直接将奏折扔了下去,“祈安侯以军功换恩典,若有谁不服,那也拿出同等的军功来,朕也给他赐婚!”

皇帝的承诺一出,那些闹哄哄的人消停了不少,也有真的参军挣军功去的,但是后来皇帝再也没有赐过婚,知道大庆朝灭亡也再没有过。因为,只有极少的人会为了爱情拼命,然而军功并不好挣,这些人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后悔了、放弃了,也有更少的人真的挣到了军功,却没有人愿意用军功换皇帝一张圣旨。毕竟军功代表了财富、地位,这些要实在的太多。

不管怎样,作为争论源头的祁荣霄和司维夫夫在婚礼结束之后,包袱款款带着弟弟、儿子们回了老家清水县。

这次回到清水县,祁荣霄是真的不打算再回战场,打了近十多年的仗,他是真的厌倦了,他想跟爱人平平淡淡地度过晨昏。

说是平平淡淡也只是相对而言,不说祁荣霄的侯爷身份,只说祁老爷留下的家业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可惜的是,祁荣霄在领兵作战方面有着很高的天赋可是在经营买卖方面却是不如司维。

于是夫唱夫随,祁荣霄负责跟一群老狐狸周旋,司维就负责经营买卖,短短两年,祁家的家业就比祁老爷在世时候翻了一番。

夫夫二人都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尤其祁荣霄以前有着累累军功,弟弟祁荧霄还手握重兵,如果他家再钱多了,必定会招皇帝猜忌。所以,夫夫俩不再把大把的经历放在家业买卖上,转而开始关注几个孩子的教育。

司维是从二十一世纪回去的,非常明白因材施教的教育方针。俩夫妇用了一晚上的时间讨论了几个孩子的教育方向。

先说弟弟孔凡荞,这娃儿聪明的很,对于数字啥的尤其敏感,司维早就发现了他是个经商的好苗子。

“那就让他到咱们家铺子里待一段日子,日后也好将家里的商行、茶楼之类的店铺交给荞儿经营!”祁荣霄躺在床上,一只手搂着司维,云淡风轻地说着。

“你在开什么玩笑,那些商号、店铺是姓祁的!荞儿姓孔,他可以到商号里学习,但是将来我会给他出本钱让他自己做生意,挣他自己的家业的。”司维很不赞同祁荣霄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已经占了祁荣霄太多便宜,家业这事儿绝对不能再染指。

“这样的事儿我怎么会开玩笑!”小维将孔家和祁家分的这样清楚,祁荣霄很不高兴,他坐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司维,“你我结为夫妻,本就是一体的,为什么要分姓孔还是姓祁?荞儿也是我的弟弟!”

司维叹口气,“你是有弟弟但是不是荞儿,而是荧霄,这份家产也有他的一半,你不能因为他远在边关就忘了他!他不可能打一辈子仗,总有一天要从战场上退下来,娶妻生子,父亲不在了,你作为兄长这些都要替他谋划才是!”

司维的话提醒了祁荣霄,他不再言语,司维继续说下去,“我是这样想的,荞儿到商号里去,一来是学习,而来也可以赚取将来生意的资本,我们就当他是普通的掌柜,发给他月钱。资本来之不易,他在做生意的时候才会更谨慎。”

“你不是说,你给他经营的资本吗?”祁荣霄抓住司维话里的矛盾。

“我也不是白白给他,我是作为合伙人,入股他的生意的!”司维不自觉地带上了现代的经济学名词儿。

祁荣霄不懂入股是什么,但是他可以猜出个大概,“那我也入股好了!荞儿愿意经商就由他,但是湛湛却不行,皇帝已经给了恩赐,湛湛在我百年之后是要继承我的爵位的。”

“那湛湛就要辛苦些了,文韬武略、经营交际都要学习,毕竟日后偌大的侯爷府都要交给他来掌门。”司维其实有些心疼小湛湛,他的将来在这么小的时候就被定了下来。

看出司维的心思,祁荣霄安慰道:“好在也不用太精,不会被人骂草包就行,如果太出彩反而招猜忌。”

“那倒是麻烦了,依着湛儿的聪明劲儿,不出彩恐怕不容易,你要嘱咐他懂得藏拙才是。”等祁荣霄应了声,司维有些无力地问:“果果要如何教才好?”

“果果?他还这么小!”孔巧珍被慕国二王子掳走之后,果果就不得不记到了司维的名下,成为孔凡芝的儿子。都说外甥随舅,小果果的模样越长越像孔凡芝,所以很得祁荣霄的喜欢。

其实不止祁荣霄偏疼小果果,作为家里最小的成员,果果已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司维原先还怕小湛湛会吃果果的醋,没想到湛湛是宠果果队伍里的中坚力量,只要是他觉得好的东西,宁可自己不要也要给果果弄一份。

“就是小才要教,你看你们都把他宠成什么样了!”想起小家伙任性起来的样子,司维就觉得头疼,还不到一岁的小家伙,怎么就知道耍脾气了呢!“先说好了,以后我们教孩子的时候,不论对错,对方不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反驳或是求情!”

对此祁荣霄没有意义,他没教养过孩子但是他带过兵,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对了,还有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瓷娃子,我觉得他读书很不错,将来或许真能搏个功名回来。”

司维挑眉,“那样也好,朝里有人好办事,如果他真能弄个官儿当当也好罩着荞儿。”

“哼,就算他考个状元也不过是到翰林苑去混日子,岂能指望他罩着荞儿!”祁荣霄对司维指望外人的想法嗤之以鼻,“我堂堂一个祈安侯爷还不能照应荞儿不成?”

“县官不如现管,你已经离开朝堂了,能照应多少?如果瓷娃子真的争气,咱们花些钱帮他疏通疏通也没什么,多一条退路总是好的!”司维真心不是故意打击祁荣霄。

祁荣霄虽然心里不屑,但是也没说什么,这事儿也就这么定了。“还有,让管家给几个孩子身边配上个丫头吧?都是小子,我怕他们将来像咱们一样。”司维还有不放心。

“咱们有什么不好?又不见不得人!”祁荣霄翻身将司维压在身下,“跟我不好吗?”

“可是谁能保证他们找的都像你一样肯用天大的军功就换皇帝一句话的?”司维还真是怕几个孩子受他们夫夫影响长歪了。

不过,他们还小,目前来看,几个娃娃都很争气,荞儿十四岁就能独立掌管一家商铺;湛湛确实如司维预料的那样,聪明地让几位老师头疼,好在他还知道藏拙,除了亲近的人倒也没多少人知道祈安侯家的小侯爷是神童;就连瓷娃子也在十三岁的时候过了童生试,准备考秀才。

唯一让祁荣霄夫夫俩伤脑筋的就是最小的果果,这娃儿没有瓷娃子的安分听话,也没有湛湛的贴心伶俐,更没有荞儿乖巧懂事,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混世魔王转世,只有司维一个人能降得住他。

果果最怕司维,一是从小司维就扮演一个严父的角色,再者,如果惹恼了司维,那么就连最疼爱他的侯爷爹爹都会修理他,更不要说小叔叔和哥哥了。

因为小儿子的调皮捣蛋,夫夫俩把大多数精力放在了小儿子身上。因为湛湛别无选择地要继承爵位,司维对他总有种心疼,所以对他的关心和纵容反而强过了一直被他当做大儿子教养的弟弟孔凡荞。

然而,就是在司维心中最为放心的弟弟,十六岁的时候搞出来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儿。他搞大了一户小商户人家女儿的肚子。

这事儿在祁荣霄等人的眼里算不得大事儿,如果荞儿看上那家的女儿就收了做个侍妾也行,当个通房丫头也没问题。可是,在司维眼中,这事儿就不能算小了,毕竟搞出人命来了啊!

“这孩子确实是我的,我会负起责任!”荞儿是这样说的。还带着少年稚嫩的脸上满是坚定。

“你喜欢她?”司维是有些埋怨弟弟的,喜欢人家姑娘就堂堂正正地去娶回来,这样先斩后奏算什么?可是半天等不到弟弟的回答,司维觉得事情有蹊跷。只要他问,荞儿总会回答,除非答案是欺骗,那么荞儿会宁可沉默也不会骗他。

“沉默是什么意思?你不喜欢她?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去碰人家?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司维开始反省自己,他要求荞儿在十八岁之前不要碰男女之事,难道是荞儿的叛逆期到了?“说话!不要给我装哑巴!”

“……下药……”看到哥哥真的生了气,荞儿没头没脑地说了俩字?

“下药?什么下……”司维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明白了荞儿的意思,“她竟敢给你下药!她当我是死的吗?”司维气得直哆嗦。

荞儿看到哥哥这样,慌了神,立刻大声叫人,仆人们连忙将祁荣霄找了来。“你何必这样生气,她敢招惹荞儿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祁荣霄了解了事情之后如是说。

“我气的不是那个女人!我气得是我自己,荞儿还这么小,我竟然就放他自己出去闯荡了!还连‘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都没告诉他!我枉为人兄长啊!”司维一脸歉意地看向蹲在他身边的弟弟。

“哥哥,你是最好的哥哥,我知道的!就算没有这次,也会有下次,我总不能一辈子都事事如意。哥哥说过‘吃一堑长一智’,这次的教训我记下了!”荞儿握住哥哥的手,“我会娶她,担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而她也该承担她该承担的后果!”

司维不想让那种女人做自己的弟媳妇,但是荞儿铁了心,司维赌气地不再理会这件事。没几日荞儿就将那女人抬进门,该送的聘礼一样没少,但是拜堂等步骤却是没有的,更遑论宴请宾客。

司维生那女人的气,想弄个小院儿将人打发出去,却被湛湛劝住,“爸爸,您不喜欢小婶婶,也不喜欢小叔叔了吗?你把那女人撵出去住,小叔叔作为丈夫怎好再要求住在府里呢?爸爸,小婶婶那边就让我来处理吧?”

司维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不过,小湛湛才十二岁,这一肚子的弯弯绕都是像了谁?不过,这事儿交给小湛湛也好。自己是一个长辈,还是一个男人,为难一个女子不好看,但是湛湛还是孩子,暴露了也可以说成是小孩子调皮捣蛋。

可是司维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就听到女子的娘家哥哥拿着假金链子去赌场被人打断腿的消息,之后湛湛还一脸纯良地问:“小婶婶,我送你的那条金链子呢?怎么不见你带呢?是嫌式样不好吗?”

之后,那女子被湛湛的小手段折磨地不轻,湛湛顾念这她肚子里是自己的小弟弟,也没下狠手,可就这样,女人还是在孩子出生后不久,连月子都没出就找到司维要求离开。

司维倒也没多做挽留,只说让她当孩子的奶娘,喂够三个月就能离开,离开之后两家就再无瓜葛。女人忙不迭答应了。

荞儿吃了女人的亏,之后就不太愿意亲近女人,加上初为人父,不愿意让儿子受委屈,他就断了再娶的念头。直到多年之后,他在帮湛湛求亲途中遇到漕帮的少帮主,又吃了一次亏,不过这次没有人再帮他出头。因为亲近的人都知道,能将混了一辈子商场的老狐狸们坑哭的孔凡荞,会吃亏只有在他愿意吃的时候了。

孔凡荞虽然找到了自己的春天,却也没耽误湛湛的婚事。湛湛,哦,不,该叫祁博艺了,的婚事是他自己相中的,是一个书香世家的女儿。

对此,祁荣霄很满意,司维却开始皱眉,湛儿的将来已经不能选择,他不希望孩子的婚事也被拿来算计。

“爸爸,我是真的喜欢那家的女儿!”虽然已经快二十岁,祁博艺偶尔还会耍宝、撒娇逗自家爸爸开心,“那姑娘模样好,身段儿好,心眼儿也好!那次见过之后,我就忘不了呢,爸爸,你就帮我把她娶回来吧!”

儿子都这样说了,司维也就不再阻拦,找了媒人前去说媒。之后的日子证明,祁博艺的眼光真的不错,那家的姑娘知书识礼,性子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小两口之间有共同语言,小日子过得也算不错。

祁博艺成婚不久,京城传来消息,瓷娃子中了状元,还迎娶了恩师的女儿,人生两大乐事凑在了一起。

也是在祁博艺成婚不久,司维终于狠下心将果果送到了几百里外的书院读书,原因是新入门的嫂嫂也跟哥哥一样宠溺他,就连家里比他还小的孔凡荞的孩子也是事事让着他。司维深觉这样下去,果果想不长歪都难。之后,果果会给自己找了一个专门管教人的夫子相公,这真的不再司维的计划之内。

不管怎样,儿孙自有儿孙福,司维觉得只要他的身边还站在祁荣霄,日子就是美好的。抱着同样想法的还有祁荣霄……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