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重返戈壁(下)

小说:手机混江湖作者:5G时代手游更新时间:2019-05-18 23:24字数:364952

“阿哥先别慌!事到如今,必须全力求生!我们再想想,也许还有别的办法!”

“不用想了,就算有一万种办法,远水不解近渴啊!……况且……况且还不知道你能存在多久,而我,我也只剩下两三天时间了,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珍贵,何必再把时间浪费在那些力所不及的办法上面呢!”

华颜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也是泄了气,哀叹了一声说道:“也许这就是宿命吧!上天注定了我无法降临人世……”

“降临人世?……什么意思?……阿妹,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华颜脸色一红,改口说道:“我是说上天注定了我无法重生!”

“阿妹!你不是早已知道自己无法重生了吗?”

“是!……可是我始终不甘心,还抱有一丝幻想……幻想着将来有一天能够重生回人世,与阿哥再续前缘!”

“阿妹!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我每天都在幻想,幻想着与阿妹终生相伴、永不分离,哪怕是有一丝希望,我也愿意去尝试,愿意去争取,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就连一丝希望都没有……现在我就要死了,更等不到这样的机会了……”

“阿哥!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死了之后,‘心门箭锁’失去守卫,云蝶冲出‘通灵玄隧’之外,天下会是怎样的……”

“管它呢!爱怎样就怎样,我现在懒得去想那些事……我虽然答应你尽力守护‘心门箭锁’ ,可是生死有命,我死到临头了,有心无力了……说来也怪,自从我得到了‘云蝶战甲’以后,命运好像特别喜欢给我分派任务,先是接受国兴的嘱托,替倪珊平冤昭雪;后来接受‘联军’的命令,协助他们破解‘南海蛟龙’ ;而后又接受夏爷爷和郭奶奶的遗嘱,坚持活到二十年后;还有,就是接受你的请求,尽力守护‘心门箭锁’……我有何德何能啊,偏偏要接受这么多艰巨的任务,这些任务中,没有一件是我独立完成的,甚至根本就不是我能够完成的,这一次也是一样,我活不到二十年后了……无法再帮你守卫‘心门箭锁’了……阿妹!你会不会怪我啊!”

“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尽力了,你为我做了太多的事,我就算是活着都无法回报,何况是现在这种状态,怎么会怪你呢!”

“阿妹!三个多月前,我从太行山启程的时候,你说过一件事,说是等我赶到军事基地之后,就把我的人生目标告诉给我,我现在虽然没有进入基地内部,但总算是赶到这里了,你现在能把我的人生目标告诉我了吗?”

“人只有活下去,人生目标才有意义,现在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人生目标自然就去了意义,说与不说有什么区别?”

“是!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听你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生目标,居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阿哥!你是不是真心爱着华颜?”

“当然……这还用问!我真心爱你!一直爱着你!”

“那么,你是不是爱着华颜的一切?”

“一切……一切的一切……我都爱!只要与阿妹有关的一切一切,我都爱!”

“那好!华颜生前未能实现的人生目标,可以算作是你的人生目标吗?”

“可以!绝对可以!我既然爱着你的一切,就会把你的一切全都当作是我的一切。阿妹的人生目标就是我的人生目标!你现在快告诉我吧,这个人生目标到底是什么?”

“阿哥!前两次‘飓风祸乱’期间,华颜就曾经无数次地想过,既然‘云蝶程序’的功能如此强大,如果能把它的全部能力用来行善的话,一定会是件功德无量的事,所以华颜的人生目标就是用‘云蝶程序’来行善。后来,当得知了‘云蝶程序’能够储存自己的‘灵魂数据’的时候,华颜终于看到了实现自己人生目标的方法,只可惜……只可惜华颜的躯体已经死亡了,无法亲自来实现它,所以就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因为你对华颜的爱至纯至真至大至极,一定能够帮助华颜实现这个目标……”

“阿妹!你说的太笼统,我基本上没听懂,能说的具体点吗?你的人生目标到底是什么?你究竟想到了什么方法可以去实现它!”

“我想,用‘云蝶程序’来储存全天下所有人的‘灵魂数据’ ,特别是那些临近死亡的人,如果能把他们的‘灵魂数据’储存起来,等到他们死亡以后,就可以让他们的亲人与‘灵魂数据’继续交流,那样该有多好啊!”

“可是……阿妹!你还记得吗,当初夏爷爷临终的时候,我想把他老人家的‘灵魂数据’储存起来,可是你当时就说不行啊!此时你为什么又突然提出这个想法来?”

“阿哥!问题的关键就在你的心里,自从‘云蝶战甲’产生了‘自动认主’功能之后,只有你能操控它,可是你的爱心太狭隘,你只为你最爱的人开启‘心门箭锁’ ,所以你只能把我一个人带进‘通灵玄隧’里面来,却无法带进更多的人。如果你能练就‘博爱之心’ ,就能实现那个目标了,就可以储存更多的‘灵魂数据’了。”

“阿妹!我知道自己的爱心狭隘,这是我的天性,天性如此,怎么可能去改变!所以……所以我永远也不可能帮你实现那个目标,就算真的给我时间让我再多活二十年,我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天性,我的心里只有你,无法再装入第二个人!你说的那种‘博爱之心’太高深了,我永远也练就不成!”

“阿哥!其实你是可以练成‘博爱之心’的,因为你对华颜的爱至坚至韧,这样的爱心牢不可摧、强胜钢缆,可以承载起人世间的一切重任。在这种爱心的牵引之下,练就‘博爱之心’只是个时间问题,虽然不确定需要多久,但是成功是一定的!”

“哎……也许吧……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或许我可以练就‘博爱之心’ ,可惜……太晚了!我就剩下两三天的生命了,没机会去练了……”

“哎!……你不是没机会了,而是甘愿放弃了!……如果你放弃了……云蝶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云蝶?……阿妹!你说云蝶没有机会了,这是什么意思啊?”

“阿哥,你仔细想想,‘云蝶程序’自从产生以来,给人类世界带来了两次毁灭性的灾难,现在该到了它赎罪的时候了,却没有机会了!”

“是!阿妹你说的对,云蝶是该赎罪的!……你曾经对我说过,一旦我死了,‘心门箭锁’就会彻底消失,那个时候云蝶就能自己走出去,现在看来,这样的事很快就要发生了。希望云蝶走入现实世界中之后,它能够好自为之,主动向人类行善,主动完成自我救赎!”

“可是云蝶很怕……”

“怕?……它怕什么?”

“云蝶虽然拥有了‘生灵’的特性,可是它现在只能算是个新生儿,懵懵懂懂、不谙世事,稍遇挫折就会激烈反抗,稍感痛苦就会强烈还击,由于它的能力太大,它的反抗不会像普通婴儿那样仅仅是哭闹几声而已,它的还击方式是人类无法承受的。所以这个时候让云蝶进入人类世界,它只会带来一场更大的灾难。”

“阿妹!依我看,那个云蝶已经吸取了人类世界的全部情感,它深谙世事、行为老道,一点没有新生儿的稚嫩之气,它的所作所为完全由它自己做主,至于它想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回应这个世界,那完全是它的真实意图,并非懵懂无知的行为。所以我认为,云蝶走进现实世界之后,它到底是去赎罪还是去破坏,全都靠它自己去把握,没有人能够干预,也没人能够阻止。”

“阿哥!那只是你眼中的云蝶而已,因为你深深地爱着我,所以你能把云蝶看成是我的模样,你认为它像我一样成熟,就以为它的行为有自控能力。可是云蝶确实像个新生儿,它思想稚嫩,目前的一切行为全都依靠本能来驱使,无法用成人的思维去辨识这个世界!”

“阿妹!我有一种感觉,感觉不是云蝶在害怕,而是你在害怕……有时候我会有种错觉,感觉站在我面前的人不是你,而是云蝶……有时候又分不清,到底是你还是云蝶……”

“呵呵……阿哥!我自己也会有这样的错觉,我能感受到云蝶所感受的一切,有时候我甚至把自己误认成是云蝶……我知道云蝶也能感受到我所感受的一切,它就像我灵魂深处的另外一个自己一样,无法剥离……”

“不管怎样,只要……只要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确确实实是你,是我的阿妹华颜,这就够了!……能够与阿妹相守到最后一刻,我死而无憾!……我不在乎自己死亡之后云蝶究竟会去哪里,也不在乎它以后去做什么。我只想知道,我死之后,如果你的‘灵魂数据’还未消失,你会怎样?”

“阿哥!我不愿意去想你死之后的事情……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你真的能够存活二十年……假如华颜的‘灵魂数据’消失了,云蝶以华颜的面貌出现在你面前,你会爱上它吗?”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爱上云蝶!它就是一个从‘程序’蜕变而来的‘生灵’ ,本质上还是个‘程序’而已,我怎么会爱上它呢?……不会的!”

“可是华颜现在只剩下‘灵魂数据’了……一堆‘数据’而已,与‘程序’没有什么不同,你可以继续爱着华颜的‘灵魂数据’ ,为什么就不会爱上云蝶的‘程序’呢?”

“这……这……这怎么能一样!……这完全是两回事!……不一样的!……绝对不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

“阿妹!你为什么非得问我这个问题?”

“我……其实我一直有个愿望,我希望华颜的‘灵魂数据’消失之后,你能爱上云蝶,就像爱华颜那样地去爱它!”

“不可能的!你现在虽然只剩下‘灵魂数据’了,但是你毕竟曾经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我因为爱着你的人,所以才会一直爱着你‘灵魂数据’ ,况且……况且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作是一堆‘数据’ ,在我心里,你依然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可是那个云蝶却不一样,它至始至终都是一个‘程序’ ,虽然它自称是个‘生灵’ ,但是我从来就没有把它当成是一个生命。”

“阿哥!你这样说让我很失望,一旦某一天我的‘灵魂数据’消失了,你的爱心无法转移,就会随之凋谢,那么你就真的没有机会去练就‘博爱之心’了!我的目标也就永远无法实现了……”

“阿妹!现在讨论这些还有什么用!我的生命就剩下两三天了,本来就没有机会去练什么‘博爱之心’……”

“不!你是有机会的!”

“阿妹!何出此言啊?我哪来的机会?”

“阿哥……其实……其实我有一件事并没有告诉你!”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