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小说:空间随行作者:mango珊珊更新时间:2019-05-18 22:48字数:648240

是夜,老爷子所居住的城堡里依旧灯火通明,可是却安静的犹如一汪死水,不兴半点波澜。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便如此刻。

四位老爷子都各自回了房间,安详的进入梦乡。然而,在暗处,却有百来人,俱精,凝神,耳管四方,眼观八面,就连一只蚊子发出的响动都是尽收眼底。这一晚,对于他们来说,注定是最不平静的夜晚,只因他们要保护的人绝不能出一丝纰漏,否则,就连他们的家室都会被牵连。他们虽是玩命天涯的杀手,却不是没有牵挂。

凌晨三点,本该是好梦正酣的时刻,可是却也是宵小之辈行动最猖狂的时间。静立在山野中犹如一座孤坟的城堡,此时就像是一盏启明灯,照亮了暗夜中闪烁的瞳眸。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阵空气波动,夹带着隐隐的凌厉,又掺杂着一股血腥之气。守在城堡外的杀手对于煞气最是敏感,只因这是他们曾经最常闻见的味道。虎目里精光乍现,泛起阵阵血腥的涟漪,脚下的步伐迅速展开,夜风中摇摆的衣袂如风筝一般,灵动,飘逸。

嗖嗖……空中不断划过衣袂飘扬的声响,暗卫们都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跃去,所到之处,只听见匕首相撞发出的叮铃声和匕首插,入肉体之中的‘嚓嚓’声,其中亦然夹杂着肉体撞击而发出的沉闷的声音,一时之间,两方人马打的难分难解。城堡外的护卫都陷入了胶着的事态中,并没有发现,有两道鬼祟的黑影沿着最阴暗,最不会引人注目的角落滑进了城堡之中。

“啊……你们是谁!来人啊!有人要杀老爷子啊!”管家这一晚一直都是碾转难眠,似乎感受到了周围不同以往的危险气氛,心里浮躁难安,突然想到什么。想要起床到客厅里坐坐,谁知刚走出房门就遇到了溜进来的两只‘耗子’,不禁惊恐的哭喊起来。

溜进来的两人似乎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快就被抓了个正着,竟然在原地愣了一愣,待回过神来,管家已经大喊开来,不禁暗叫不好,眼底银光一闪,便将手上的消音手枪对着管家扣下,膛中子弹疾射而去。

而管家在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也是吓得将未完的喊叫哽在了喉头。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一颗晶亮的光点对着自己的额心破空而来,吾命休矣!管家面对这根本不可能躲开的攻势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黑影突然在空中跃过,直冲那颗晶亮的光点而去。其速度之快竟然赶至光点之前,一伸手,将光点夹在了指缝中。

这一次,两人是真的被震懵了,愣愣的看着落于管家面前的黑影。久久不能回神,冷汗刷的一下就那样毫无预兆的浸湿了全身,我靠。这还是不是人?竟然能在子弹飞出去之后,从后赶来,将子弹夹在指缝间!

管家感受到自己身体全身都是冰凉的,这就是死亡前的感受吗?可是,为什么他感觉不到疼痛呢?等了半响,突然听到噗通两声,类似于重物倒地的声音,管家愕然,耶?他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声音?

眼球在眼皮底下骨碌碌乱转,管家就是不敢睁开眼,让解决完两名杀手而走过来的律满头黑线,扶额,低沉迷人的嗓音幽幽的响起,“管家大叔还是睁开眼的好,不然等会要是再有人进来,你连逃命的先机都失去了。”

耶?管家幕然双眼大睁,眼底有还有未完全褪去的骇然,当他的目光扫过大厅之时,却发现出了倒在地上的两名男子外空无一人,头脑一转,便已经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抹了把额间的冷汗,轻嘘一口气,唔……他刚才在鬼门关外徘徊了一圈。

朴素大气的房间里,四位老爷子早已经从黑暗中坐起,立于床头,手上握着陪伴了自己一生的枪械,默默无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而在几个阴暗的角落里也站立着几道黑影,与几位老爷子共同等待着。

其实几位老爷子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紧张,只因他们的房间周围都被布下了屏障,就算是那些拥有特异功能的人也没有办法破开进入。

之所以没有将整个城堡都用屏障封起来,是因为他们这样的手段不能让外面的人知晓。

而空间护卫等候的异能者始终没有出现,而外面的血腥之气却已经浓稠的快要化不开,到处可见残肢断首,煞气逼人。

其实,空间护卫一直都在等待着的异能者已经来了很久了,是跟其他的杀手一起到的,只是,他们善于潜伏,只要他们不动弹,哪怕是如空间护卫般强大的神识也不能搜索出他们的行踪,至于玉熏那样专门修炼神识的功法是否能察觉出,也是个未知数。

这些异能者就是安德鑫设下的暗桩,一旦在外的普通杀手没有办法达成目的,他们自然就会一拥而上。

血雾依旧在空中飘洒着,一道道黑影如残败的枯枝一般倒下,再也不曾奋起,而隐在暗处的异能者在看到那些一一倒下躯体之时,都是目眦欲裂,只因他们发现,那些倒下后就再也没有生息的躯体竟然无一不是他们的伙伴,而彼得堡的周围的百名杀手尽然除了受些皮外伤外,一个都为耗损,这是为何?

他们哪知道,擎,靖二人一直都在暗处用神识管制着整个场面,一旦发现己方人员将会出现伤亡之时,立即出手,一击必杀!

眼看着一起来的同伴们就要全军覆没,如果他们再不出手,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毫无人性的刑罚。四道黑影在黑暗中若隐若现。迈开了停顿许久的步伐,朝着彼得堡前进,动作轻如微风,几个跳跃间已经跨入了堡内。而暗处的擎和靖则是微微勾起了薄唇,眼底划过释然的亮光,终于来了!

暗暗将信息传给堡内的护卫之后,两人便悠闲的找了个宽敞的地方坐了下来。堡外的战场已经快要结束,只剩小猫两三只了,他们也可以暂时歇歇了。

在城堡内的澄收到消息,眼睛一亮,心里升起一股兴奋,终于来了,他还没有遇到过异能者呢,当初那个小子的电,他看到过,去不曾与他交手。所以心里一直恋恋不忘,一直想要亲身感受一下这凡世的异能者的超能力。

只是。听说异能者的能力各有不同,他们的能力又是如何呢?

走在最前的男子一直在不停的打手势,后面的人不曾回应,可是其错落有致的动作却告诉别人。他们是在按命令行事。

忽然,四人在老爷子居住的三楼的楼梯间停下了,聚成了一个圈,似是在商议着什么,唯一露在外面的漆黑双眼闪耀着微光。阴寒冷厉,如果仔细去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瞳孔就像是两只黑洞,他们竟然没有眼白!

翼离四人最近,自然是听到四人说的话,可是却发现他并不能听懂这四人的语言,不禁微微挑眉,他所会的语言可都是凤翎队长亲自灌输的,不说上百种,最起码也有十几种,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会的那些他国语言竟然没有一个字派得上用场,他们说的,似乎是某些偏远部落的部落语。

没多久,四人再次有了动作,只见他们分成四个方位站好,对着四位老爷子所处的方向念念有词,双手也在腹部前方不断的掐着类似于小主平时炼丹时所用的法诀,当然,动作是不一样的。

就在空间护卫被四人的动作弄的云里雾里的时候,却惊讶的看到其中两名男子的食指上出现了一撮火焰,而且随着其口中所念词语的越来越快而越来越大,最后窜上了将近十厘米高,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将火焰对着老爷子的方们丢去,而另外的两名男子也将自己的双手捏成兰花状,冲着老爷子房门的方向,两股如白雾一般的气体与所射出的火焰同时触及土黄色的木门,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本该平庸的火种却突然犹如被加入了汽油一般,哄的一下,势如破竹一般,眨眼间,老爷子的房门口已经被火海淹没,那狂妄的火舌犹如蝗虫一般在楼梯间蔓延开来,所过之处,无一不被烧成黑灰。

此时此刻,四人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准备撤退。

而在暗处的律等四人则是震撼于自己刚才的所见,敢情另外的两人射出的气体是助燃气体,只是,他们身上也没有看见携带什么煤气罐之类的东西啊,那些气体是怎么来的?难道……难道是他们自己产生的?啊……这是什么异能啊?虽是还处于震撼中,可是四人也没有失了方寸,暗中交流了一下,留下两人继续保护和收拾场面,律和翼则是闪身出现在了四名异能者的面前。开玩笑,他们此次来可不仅仅是来帮老爷子的,也是为了抓这几个异能者,只要将人抓回去,小主自是有千百种办法让他们认主。要知道,这可是四股强悍的生力军,小主怎么可能愿意放弃呢?

要是四位老爷子知道玉熏的打算,怕是会气的吹胡子瞪眼吧!

反正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律和翼也就懒得再隐藏自己的实力,将灵气灌于脚底,漂浮于空中,堪堪的挡住了四名异能者的回程之路。

他们虽然不会乱杀无辜,但是待在组织力,长期执行任务,也算是杀人无数了。杀手,自然是从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的,虽然也有人说:夜路走多了终会遇到鬼的,可是他们从来都是嗤之以鼻!可是,却不曾想过,他们真的会有一天遇到传说中的‘鬼魂’。

四人惊恐的看着漂浮于空中的两条黑影,只觉得自己突然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来了个透心凉,身上的汗毛根根倒立,身体也僵硬的再也动弹不了,似是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捆绑了一般。寸步难行。

律和翼在空中对视了一眼,好笑的看着四人快要凸出眼眶的眼珠子,看来他们是被吓得不轻。

“怎么办?”律开口询问翼的意见。

“带走呗,还能怎么办?”翼没好气的应道,看着律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笨蛋一般。

“四个人诶,我们才两个。”对于翼的白眼。律不以为然。

翼的回应是直接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意见,一伸手,五指成勾,微微一挑,就将四人的身体提到了空中。

感受到自己凌空飞起的身体,四名异能者连呼吸都絮乱起来,惊恐的想要挣脱,可是却是徒劳无功,手脚明明能动,可是却是虚软无力的。提不起一丝多余的力气。

他们俱是同时想到,自己可能是已经一脚踏入了地狱了。不然怎么会飞起来呢?这两人,是来接他们去地狱的黑白无常吗?怎么会都是黑衣呢?

律和翼哪里知道四人在想些什么,轻轻在虚空中一屈指,四人便失去了意识。悬浮在了空中。两人露出满意的笑容,提气,在空中跨步,接近四人身侧,伸手在各人身上拍击几下。再一挥手,四人便诡异的消失在了空中。

律和翼相互使了个眼色,一闪身。同时消失在了空中。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厨房方向的门缝里,有一双惊恐慌乱,犹如见鬼一般的昏黄黑瞳。

管家捂着狂跳的心脏,低声呢喃着:“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肯定的,绝对的……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安德鑫在总部等待着消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坐立不安,不时来回的站起身走来走去,“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如此坐立不安?难道是他们出了什么差错?”可是不至于啊,老爷子身边有点能耐的人他可是都一清二楚,要说普通人,他们肯定都是顶尖的高手,可是要是跟他的异能者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手下的一名异能者,就能全灭他们手下的所有顶尖杀手。

一直到天空东方泛起鱼肚白,安德鑫都没有收到一丝关于比彼得堡的消息,他派出去的杀手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一丝波澜都没有带起。

此时此刻,如果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肯定是脑残了。一掌拍击在身边的桌面上,带起了满屋的浑浊,细如粉末的木渣子散落于空气中,让安德鑫的身影若隐若现,空中飘落的木渣子赫然就是刚才被他拍击的木桌的形体所化。若是有人看见一定会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他,难道有着深厚的内家功夫不成?

片刻之后,安德鑫的铁青的脸色才缓缓的从迷蒙中显露出来,额间,颈肩,以及手臂上,暴涨的青筋根根凸显,一双灰色的瞳孔里闪耀着嗜血的银光。竟然一个人都回不来!他们手下难道也有异能者不成?

“来人!”阴沉的男中音透过门扉传到外室,守在门外的护卫惊恐的瑟缩了一下肩膀,身体如筛糠一般颤抖了起来,可是脚下的步子却是一秒的停顿都没有,犹如受惊的兔子,忙不迭的朝着门内而去。

“主上!”

“主上!”

两人单膝跪于安德鑫面前,头颅低得快要碰上膝盖,双手在膝盖上蜷成一团,狠命的压抑着想要颤抖的冲动。

只觉得一道阴鸷的视线划过自己头顶,两人的衣襟瞬间浸湿了个透彻,深深的惶恐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寒气从脚心而来,透进心间,冷的他们想要狠狠地打上几个寒噤,他们,要死了吗?

“通知下去,全体待命!今晚准备出岛!”阴测测的声音在两人快要受不住求饶的时候,终于响起。

“是!”这一刻,两人差点痛哭流涕,只因他们知道,竟然已经接到了命令,他们的小命就等于是保住了。主上杀人之前是从来不会说一句话的,这是他的习惯。

看着两名下属跌跌撞撞的出了办公室,安德鑫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白森森的牙齿在冉冉升起的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森寒的冷芒,挂满络腮胡的脸上。泛着如地狱一般的死气。

贵,姜,晏,莫!今天晚上,就是你们的四期!

“嘿嘿……”阴沉的犹如恶魔的笑声从办公室里传出,经过门口的人都是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以他们对主上的了解,今晚。不知道哪个地方,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

“小主,他们四个就是那边派来的异能者了。”律将四人从空间袋里扔了出来,一挥手抽出四人体内的银针。空间袋是不能装活物的,所以他们在四人身上摸索的时候,就是将这些银针插入他们体内,让他们保住生命。

“靠,怎么这么黑?”秦硕在揭掉四人脸上的黑布巾之后,郁闷的喊道。只因这四人的黑就连非洲最黑的人也比不上,他们的脸如果在夜晚。肯定会发现不了,他们是活生生的人。

玉熏嗤笑。“他们都是巫部落的人,传闻那里的人从生下来就有着或深或浅的巫术,他们有一个特点,就是又矮又黑。连眼珠子都是暗黑的,看不见一丝眼白。”玉熏指着依旧昏迷的四人解释道。

“啊?你怎么知道?”秦硕惊讶的喊道,“竟然还有人没有眼白吗?这也太吓人了吧?”

“是啊,我也是在一本书里无意间看到的,刚才听翼和律说起他们的术法需要口诀我就想到了这个部落。他们的面貌特征也基本上符合了这个传说中巫术部落。不过,传闻这个部落不与外人相通往来,为的就是保持部落的神奇巫力。而且他们好像曾经在外来人手上吃过大亏,所以,对外来人都有着莫名的敌意,他们怎么会听命于安德鑫?”玉熏对于这点疑惑不已。

“小硕,要是你,你会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对自己讨厌的人效忠呢?”玉熏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秦硕问道。

“怎么可能?如果我真的没有办法逃脱的话,我可能会选择自杀也不会效忠自己讨厌的人。”秦硕嫌恶的皱起眉头,就像是吞了一只死苍蝇一般难受。

玉熏无奈,“我是说如果,ok?”

“如果的话……”秦硕扶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后说道:“对方给我下毒,没有对方的解药,我就会死,这是其一;其二的话:对方控制住了我的亲人,如果我不效忠于他,他就会对我最在乎的亲人下毒手。我就能想到这两点了。”秦硕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真的想不到什么了。

“唔……”玉熏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地上的人若有所思。

“将他们弄醒!”

“是!”

当装着醒神剂的瓶子划过四人的鼻尖,他们幽幽的醒转了过来。

当他们的视线触及玉熏,秦硕二人的时候,都是脸上一惊,一个鲤鱼打挺,就站直了身体,面带防备的看着玉熏和秦硕。

看着四人下意识做出的攻击动作,玉熏只是蠕动了一下眉头,脸上的兴味一览无遗。

“你们会说英语吗?”秦硕先开口问道,视线紧紧的盯着四人的表情,虽然早已经知道他们没有眼白了,可是真正的看到又是一回事,黑漆漆的,就像是两只无底洞,怪骇人的~秦硕觉得自己的毛孔全都在此刻张开来。

四人没有反应,而是相互使了个眼色,再面对玉熏二人的时候,依然是一言不发。玉熏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疑惑,看来他们是真的听不懂。这下有些麻烦了,她就是想知道安德鑫那边的消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啊。

“熏熏,他们好像听不懂我们说话。怎么办?”秦硕也看出来了。

玉熏蹙眉想了想,道:“算了,洗了他们的记忆吧,我们到时候再抓几个人问就是了,他们的巫术可是很神奇的,我们以后有时间的再研究。”

“哦。”秦硕依言点头。

于是,悲催的四人再一次的晕了过去,在晕过去的那一刻还是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两个人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挑猪肉一般~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晚,安德鑫的势力肯定会倾巢而出,乾,坤,昊,翰,昀,赤,你们即刻过去支援。”

“是,小主!”

……

“小硕。这两年,你累吗?”玉熏和秦硕悠闲的坐在云裳的总裁办公室里,悠然自得。她最近的心情真的很不错,陈峰那根刺她已经拔得干干净净了,心里的恨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突然,整个人都似乎轻快起来。就算面对某两只突然出现的苍蝇都觉得没有那么恶心了。

看着玉熏笑容满面的样子,秦硕俊美的脸上也泛起了柔和的笑意,“还不错,挺充实,如果现在让我回到曾经那样的学生时代,我可能还会很不适应。”

“恩?你准备一直在这条路上发展?”其实她不是很赞成小硕走这条路,小硕是那么单纯的人,却因为她走上了这条血腥之路,她心里又怎么不会难受呢?

看出玉熏的想法,秦硕只是轻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将人搂进怀里,“不要再自责。这是我选择的路。我喜欢这样紧张刺激的生活,也不想再回到从前。你的失踪,只能算是一个契机,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玉熏没有回应。而是深深地埋在秦硕的怀里。竟然他决定了要走下去,她就一定会为他铺好一条康庄大陆!

暗夜如墨,风欲静而树不止,摇摇晃晃的树干肆无忌惮的胡乱舞动着,成千上万的枝条纠缠成团。或是交融在一起,又或是意犹未尽的散开。

四位老爷子并没有如昨晚一般进入卧室,而是悠然的坐在客厅里喝茶。回想起昨晚的一切,他们不禁唏嘘,真的没有想到,那个丫头的下属竟然都是异能者,而且仅仅是动了动手指就让安德鑫派来的人全部覆没,让他们不惊叹都不行啊。

昨晚的事情,管家都一一告诉了四位老爷子,刚开始听到的时候,他们还是不信的,可是当管家将客厅的视频调出来的时候,他们才震撼的相信这个事实。

人类竟然可以不凭借任何事物就能悬浮在空中,真真是匪夷所思了。

“今晚,安德鑫应该会亲自来吧?”贵老说道。

“是啊,他在陆上的业务已经被乔司封死,他现在等于是狗急跳墙了。”

“他的临死反扑,其力量绝对不可小觑,我们定然要严加以待!”

“恩。”

安德鑫这次真的是有了拼命的信念,总部一共就只剩下十几个人把手,他手下一共十八个异能者已经丢了四个,剩下的十四个这次是全部都被带来了,不成功便成仁,这就是他对于这次行动的坚决!

“分为八组。挡住每一处通道,我要让那几个老不死的,进的,出不得!”安德鑫阴暗的眼眸里散发着嗜血的煞气,眼白上泛起缕缕血丝。

“是,主上!”

站在安德鑫身后的六旬老者突然想到了什么,走上前来凑到安德鑫耳边说了些什么,安德鑫脸上的戾气竟然一下子褪去了大半,阴暗的眼底隐约闪过一抹喜悦。

……

玉熏笑看着将自己挡住的六名黑衣男子,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他们的出现。是了,安德鑫那样无所不用其极的家伙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下一条底线呢?定是从哪听说了她与老爷子的关系,想要来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吧,虽然,她不是天子~

“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吧。”站在首位的高大男子声音低沉,听起来犹如大提琴一般,较为悦耳。不过,玉熏可惜的摇了摇头,可惜了,今天过后,他再也发不出这样好听的声音了。

阿茶看着眼前小丫头,发现她不仅不害怕,还笑了,不禁暗暗蹙眉,她不怕么?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的生命就是在这么一个看上去极端无害的丫头手上交代了。

直到死去,阿茶还是没有想明白,他到底是怎么着的她的道……

给安德鑫出主意的正是安寒的师傅,耆老,他虽不是一名特异功能者,可是却有着常人难及的深厚内功,气功亦是一绝,耆老心思慎密,多次为安德鑫出谋划策,算得上是u的军事,很的安德鑫的信任。

然而,这一次,耆老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虽是一直关注,却不曾放进眼底的女子竟然是一个修真界的高手。

自然安德鑫派去抓玉熏的人自然又是石沉大海。

这一夜。注定是血腥的,老爷子因为得到玉熏的电话,都乖乖的待在了客厅里。听见我们激烈的打斗声,心跳的平率比平时快看将近一倍。

安德鑫一直待在暗处,观察着城堡前厮杀的情况,刚开始还是无所谓,可是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的过去。u的人员一个接一个跟不要钱一样的失去,安德鑫和耆老都不淡定了。

“老鳍,你上!”安德鑫眯起厉眸,周身布满了煞气,他要去亲自解决那几个老不死的!

一个闪身,两道身影射向不同的方向……

律和翼一直都在老爷子身边,隐在暗处,自然是察觉到了疾射而来的身影,他们敛息屛神的等待着。

几个起落间,安德鑫带着狰狞的笑容落在了四位老爷子的视线范围内。周身的戾气霎时便充斥了整个客厅。

“安德鑫,你终于来啦……”贵老爷子轻声叹道。

“老不死的。看到本主很惊讶吗?”安德鑫看着贵老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一样,带着沉郁的死气。

“安德鑫,你敢背叛我们。可曾想到过会有今天?”姜老爷子气怒的站起身,怒指着安德鑫的胡子脸,眼底精光涌现,浑身散发着难以言喻的霸气。

被姜老爷子散发的威压震慑到,安德鑫竟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在退了一步之后才后知后觉的记起自己如今已经有了与之相抗衡的力量。

想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安德鑫有些恼羞成怒,怒气夹杂着煞气一时间疯狂的涌出。让客厅里的人都有些不喜的眯起了双眸。

“废话少说,老不死的,你们的死期到了!”怒声吼完,安德鑫的身体里涌出一股黑色的气体。

不好,有毒……四位老爷子只来得及暗声喊道便失去了意识……

四年后……

“丫头,我们该回岛了,不然长老们又该留给我一堆处理不完的事务了。”司徒诀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低哑暗沉的嗓音让人昏昏欲睡。

“唔……等会再去,人家还要再睡一会。”怀里的人儿仅仅是蠕动了一下身子便又埋进了更深的怀抱。

司徒诀妖媚的眉眼里尽是温柔的笑意,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怀里人儿洁白无瑕的脸庞,就是这个女子,让他的整个人生都完美了。司徒诀的眼底闪耀着甜蜜的光芒,脑子里浮想联翩,那个画面里,有他,也有她,还有几个小萝卜头,围着他们笑啊,闹啊……不过……司徒诀突然想到什么,蹙起了眉头,陷入了纠结,小萝卜头像他好呢?还是像她好呢?

就在司徒诀处于未来美好的幢憬中的时候,尖锐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不仅仅是司徒诀被吓了一大跳,就是沉入香甜的梦中的玉熏也被惊得从他怀中跃起。

“啊……什么事?什么事?”玉熏精美的小脸上尽是慌乱和迷茫,很显然,她还没有清醒过来。这几年来,她的性子早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淡然与冷漠,而是变得有些小迷糊,当然,这仅仅是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啦。

司徒诀不悦的从沙发的扶手上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禁无奈的扶额,他就知道……

“姐姐,糯米团好想你哦,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玉熏一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小包子糯糯的声音,勾的玉熏心痒痒,笑眯了眼睛,“姐姐的宝贝,姐姐也想你啊,姐姐忙完一些事,最多三天就回去哦。”

“可是,人家很想姐姐嘛,姐姐出去玩都不带糯米团,糯米团不喜欢姐姐了,哼!”小家伙生气的撅起小嘴。

“唉,团团,不要生气啊,生气对身子不好啊,要是团团生气多了,就不可爱了,姐姐就不喜欢了哦。”玉熏抱着电话走到了另一边的沙发,躲开了某人不规矩的双手。

司徒诀哀怨的看着自家亲亲小女友,妖孽如谪仙的脸上泛起丝丝黑气,暗暗腹诽:小团子,你给哥哥我等着,敢跟我抢老婆,哥哥我非得捏爆你的圆肚皮不可!

这四年里,司徒诀过的万般辛苦,不仅要时时注意着亲亲老婆身边的苍蝇群,还要跟新蹦出来的小萝卜头抢人,最最气人的人,那个该死的秦硕只要超过三天没见到熏熏,就会迫不及待的亲自过来逮人,他又不能阻拦,谁叫亲亲老婆和秦硕那个死小子亲如亲姐弟呢?呜……他找个老婆容易吗?他!

这四年里,玉熏的药楼被国家封了第一药楼的美誉,自然,药楼的生意也随之蒸蒸日上;洗浴中心也从北省起步,现在也已经遍布南北省市,贯通全国,玉熏为了不让自己太累,干脆做了加盟商的头头,也就是说,所有加盟的商人除了要交加盟费以外,其洗浴药剂都要从她这里订购,这样,不仅仅可以节约人力物力财力,又可以赚钱,何乐而不为?

至于她跟司徒诀一起开办的连锁酒店,自然也是客似云来,火的不能再火,优良的地域问题是其一原因,而另一最重要的原因则是,嘿嘿,凡是住进去的客人都有免费药浴一次哦……

黑煞的总管理者也已经换届了,有玉熏和乔司二人共同管理,玉熏掌管着财务,而乔司则是管理者人力。合作很是愉快,乔司是干脆死皮赖脸的以玉熏的哥哥自称了,有事没事就会打电话骚扰一下,让司徒诀烦不胜烦。

至于那四个老爷子,结伴旅游去,玉熏为了四人的安全,好说歹说,死活硬是塞了四个人跟着,两男两女,都是李家护卫的精英。他们跟在老爷子身边,每到一个地方做了什么事,玉熏这边都是清清楚楚。现在当当徒弟的人也不容易啊,特别是做这四个不省心的师傅的徒弟,更是不容易,他们总是有事没事的给她找麻烦,美其名曰让她不至于待在国内太无聊。

熏熏的人生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最后,谢谢亲们陪着我到最后~~(。。)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