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9章 大结局

小说:来不及说爱你作者:纳兰雪儿更新时间:2019-05-18 22:47字数:388561

“我知道你恨我,但不管怎么说,我终究都是孩子的爷爷!”

一个巴掌,重重的甩在雷振天的脸上。zi幽阁

“爷爷?你怎么有脸说出这两字?”

一双鹰目尽是杀气。这是肖然第一次雷振天动手。他转过身,俯视着有些驼背的雷振天。

“告诉我,你算哪门子爷爷?你这个爷爷都尽了什么责任? 夺走公司不说,养小三有私生子更不提,就凭你气死我外公!逼疯我妈!

雷振天,你凭什么有脸说你是孩子的爷爷?凭什么?!”

“就凭你身上流着我的血,就凭你是我雷振天的儿子!”雷振天捂着脸,恼怒的瞪着肖然。

“儿子?”

一把揪住雷振天的领口,肖然恨不得想吃人。

“雷振天,你听好了!从改姓的那天起,我肖然就跟你不再有半点关系!

如果可以,我一定会换掉这身肮脏的血液,不过说到底。我倒还是感谢你这身脏脏的冷血!

没有你之前做出的榜样,我怎么重新夺回外公的公司,赶你出门!

雷振天,你现在走头无路了吗?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等着看你死后,尸体是如何发酵!”

“你……”

“不孝子对吗?伤天理对吗?”

握紧领口。一个用力直接把雷振天推倒在地。

“想让我赡养你吗?做梦!”

“你就不怕我告你?不管我做了什么,老人总是弱势群体,如果让人知道皇天集团的董事长,不赡养亲生父亲,你该知道负面新闻的威力!”雷振天从地上爬起来。

“好啊,去告,你现在就去告!”肖然皮笑肉不笑的握紧拳头。

“你以为我还会在意吗?

雷振天,知道雷亮为什么刚巧跟你关在一起吗?喜当爹的滋味如何?这顶绿帽子一戴就是三十年,暖和吗?真以为搭上监狱长。然后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你……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雷振天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肖然:“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雷亮,他不是我儿子?你知道为什么不告我?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猛得松开雷振天,肖然抽出口袋巾厌恶的擦着双手。

“现在的结局不是很好吗?不惜拿性命来保全的儿子,到头来居然不知是谁的?哈哈,雷振天,这个笑话好玩吗?”

相比起母亲痛苦的记忆,雷振天,上天对你太仁慈!

“你……你……”

“我怎么样?雷振天,说到底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啊,正是因为我没有捅破雷亮的身份,所以你才会享受这么久的天伦之乐呀!父子联手。多好啊!看得我羡慕呢!”

扔掉口袋巾,肖然用力碾了一脚,转身要走。

“肖然!我知道以前都是我做了,不奢求你们原谅,但死前,能让我见筱儿一面吗?最后一面,好不好?!”虽然对肖然的从未关注过,但他吃软不吃硬的性子,雷振天多少还是了解些。

“凭什么?”

肖然停住脚步,一点点的转身,冰眸里所散发的杀气,让雷振天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他居然找不到对肖筱的好,更加找不出对肖然尽过的一点点责任,最后他张嘴来了句最不该说的话。

“就凭一日夫妻百日恩,难道我再见她一面都不行吗?”

“一日夫妻百日恩?”

额间青筋爆出,抬腿踢在雷振天的肚子上。

“你这个畜生,竟然还敢有脸跟我提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特么的对我外公下手的时候,你的恩在那?你虐待我母亲的时候,你的恩在那?

你袒护奏娟的时候,恩在那?”

愤怒总能让人泄漏心底的真实想法,肖然一连几句的暴怒,句句都是外公和母亲,对他所遭受过的童年只字不提。

罪魁祸首就在眼前,而肖然提都不愿提及,可见对雷振天的恨意有多深。一连几个拼尽全力的拳头,重重的打在雷振天的胸口,血水顺着嘴角就流出来。

此时,肖然愤怒至极,一双冰冷的鹰目尽是艳红,他揪起雷振天重重的推撞在墙上。

“想让见我妈是吧,好!我给你机会!”

哐啷!

一脚踢开大门。

像擒小鸡一样,直接把雷振天丢进大黄的铁笼里,抬腿踢向他的膝盖处,只听噗通一声,雷振天直挺挺的跪在地上。

突来的生人,让笼子里的大黄,顿时警觉了。

张嘴血盆似的大嘴,对着雷振天就是一阵猛扑,鬼哭神嚎中肖然的声音异常冰冷。

“雷振天,还记得它吗?十年前,你为了刺激我妈,命人杀死它的母亲,然后刨腹断肠掏出来小藏獒!就是它!

有没有听说过,它对仇人的气味一生都不会忘!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肖然!你……你……啊……你放我出去,我是你父亲,你这样做难道不怕报应吗?”雷振天脸色大变。

“如果真的有报应,那么你为什么还活着?”

这夜,痛苦难熬的不止雷振天,还有转身离开的肖然。

他站在落地窗前,整整一夜看着雷振天如何的挣扎,如何的跟藏獒苦战。

看着他如何咬掉藏獒的血丝,如何体无完肤……

对雷振天,一个恨字完全全不能表达肖然的心底的恨意,但看到他奄奄一息的倒下时,终究他做不到冷血和残酷。

“想要一个赎罪的机会?”

“想想想!当年的事自责后悔,可有些事根本没有后悔药,我只能欺骗内心,一味的走下去,我……我只想赎罪,肖然……”

雷振天扶着铁笼,颤抖的站起来,一把抓住肖然的手,激动万分。

“肖然,让我见她一面好不好,我保证,哦不,我用生命起誓,我一定……”

“够了!”

不等说完,肖然冷冷的打断。

“真想赎罪?”

铁笼前,雷振天不断的点头,只要见到肖筱,他就有办法取得她的谅解,到时候……

今日之辱他一定千万倍的收回!

“既然你想赎罪,那就去佛前忏悔吧!”

“你,你说什么?”

雷振天猛得抬头,难道察觉到什么?

不可能,在监狱里,都骗过那些死囚和看守,他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看穿?

“去佛前忏悔!”

肖然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睛,给不远处的阿祥递了个眼神。

“雷振天,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奏娟吗?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们!你和她一尼姑一和尚,一东一西,遥遥相望,刚刚好!”

“肖然,你这个逆子,你……”

话还没完,阿祥直接打晕,转手交给等候已久的佣人,趁着晨色车子很快绝尘而去。

望着湛蓝如洗的天空,肖然长长舒了口气。

“好久不喝酒了,陪我喝一杯。”

………………

清明节这天,天不蓝,风不柔。

沥沥的小雨,从早上一直下到晚上。

当他们赶到山顶,看见一座新立的墓碑时,晓晓大脑嗡的一声响了。窝在肖然怀里,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

雨水下,柯力风的头像,是那么清晰和明显,满地的白色马蹄莲盛开鲜艳。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看着一脸苍白的妻子,肖然上前拥在怀中。

“或许这是爸爸的心愿,生前未能跟妈妈在一起,死后能守在妈妈身边,我想爸爸应该是笑着的。”

可不吗?

墓碑上,他虽一脸憔悴,但却笑得灿烂。

镜框背后的眼睛,隐隐含着一层薄薄雾水,像是释然,又像是不不舍。

“爸爸,爸爸……”

这个生疏而又陌生,曾经令她痛恨不已的称谓,现在却如此的苦涩和心酸。

如果早知道医院那是最后一面,她再怎么样,都会索要一个拥抱,一句女儿……

对他,她的确恨过,可知道当年的真像后,她以为那句爸爸可以在捐肝成功后,能机会喊出来。

现在却……

脑中不由得闪过跟柯力风再次重逢的过往,泪水哗哗的流下来。

她低头抚上手腕处的舍利子。

“肖然,你说,那个时候,他是不是心意已决,所以才配合治疗?”

“晓晓,还记得爸爸给你的信吗?活着对他来说,只是一种煎熬,他真正想要是离开,消失这个世界去找妈妈。

所以,为了爱你的人,还有我们的大小宝,你要坚强!允许你今天哭一次,痛痛快快的哭,但回去之后可可不许你再哭鼻子哦!”

擦着女人脸颊的泪水,肖然眼底尽是心疼。

“来,我们给爸爸添些土吧,希望他一路走好!”

附身赤手挖起混合着雨水的泥土,鼻腔又是一阵酸涩,围着坟墓她添了一圈,最后把白色的马蹄莲分别插在几位‘亲人的房前’,她长长吸了口气。

“肖然,我想帮爸爸和妈妈合葬在一起。”

闻言,肖然皱眉看向阿祥,“会不会惊扰?”

“少爷,回去阿祥就找风水大师请教,这件事情阿祥尽量帮少夫人完成。”

“谢谢。”

擦了两把泪水,最后看了眼,她努力挤出一丝笑意。

“我们回去吧!”

“恩!”

从后山回来,晓晓的情绪一直很低沉,肖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放开所有的公事,补偿一直欠缺的蜜月。

这天,海岛的浪花很轻。

轻轻的拍打着岩边,金色的沙滩,游人络绎不绝。

晓晓增躺在太阳伞下,有一口没有一口的吃着肖然递上来的水果,小嘴猛撅。

“肖然!”

“累了?”揉了揉她的头顶,肖然溺宠的眯起眼睛:“宝贝的头发越长越长了。”

“不许转移话题,那边几个白皮肤的女人怎么回事?整个上午了,你去哪她们的视线就去哪,说,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回答问题前,老婆,你能告诉我,她们是谁吗?”

“哼!”

点了点头晓晓的鼻梁,他偷笑不已。

“既然老婆大人吃醋了,那我们现在就去下一个目的地吧!”

“不去!”

抬头就像老佛爷那般,被肖然搀扶起来,晓晓美目瞪了一眼。

“立定!原地待命!不准跟上来!”

她倒要看看那几个女人想做什么!

走向前,晓晓刚想开口,这时人群里一黄皮肤的女了拿下墨镜。

“晓晓,好久不见!”

“杨青?”她怎么会在这里?rq集团不管了?

“晓晓,我们谈谈吧,十分钟就好!”

一想爸爸的离开,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晓晓心里就不怎么舒服。即使杨青是她在世的唯一的亲人,她还是没办法做到心平气和的坐下来。

只是晓晓怎么都没想到,杨青居然跟她谈购买股权的事情。

“不行!”肖然冷冷的打断,面色清冷:“目前rq集团的董事长仍然是你,还不满意?”

“我是董事长,但我不是最大的股东,晓晓,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柯老爷子亲手创下的集团毁于一旦。”

杨青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泪水在眼框里打转。

“看在力风的份上,看在我遵守他的遗言,葬在你母亲身边,晓晓,好吗?”

“杨董事长,这是我的名片!”

肖然不由分得打断,拥着晓晓转身就走。

傍晚,看着天边的落日,晓晓靠在肖然怀里。

“股权给她吧!”

“你想好了吗?”抚摸着她的长发,肖然眉间微微拧起。

“想好了,但我有一个前提。”

挑了挑眉头,肖然有些惊讶:“哦?说说看!”

“我知道因为柔儿的事情,你对rq集团一直采取避让。今天股权我可以给她,但从现在开始rq对皇天必须做到无条件退让!”

“老婆,你在质疑你老公的能力!”

“我只是不甘心,她设计爸爸娶她,又毁了妈妈的一生,我……”

“好,我知道了!”

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站在夕阳里,他低头深情的吻着她。

“明天我们该回家了,大小宝应该想我们了。”

“好!”

………………

光阴似箭,又是一年春暖花开。

绿油油的草地上,牙牙学语的双生子,笨拙而不懈的重复着跌倒爬起的动作。而他们的父母则是坐在太阳伞下,卿卿我我。

“宝贝,十个多月了……”

晓晓水眸一撇,几个豆大的白眼仍出去。

“又怎样?”

“你看儿子有阿祥和妈妈还有保姆照顾,我陪你回房间休息一会?看你懒洋洋的样子,不如我抱你?睡个午觉?”

说到午觉,晓晓不由得一个吹欠。

自从生产以后,整个人都变懒了,有事没事的就想宅在家里。特别在春暖花开的日子,时不时总想继续懒洋洋下去。

此时,肖然笑得那叫一个狡诈狡猾。

“宝贝,来抱抱!”

晓警惕的看了两眼,“只是单纯的午觉?”

肖然举起三根手指,“真的只是午觉而已,我心天地可鉴!”

“阳光暖暖的,春风轻轻的,空气里还有花香的味道,我为什么要舍弃这些美好的事物,回房间午觉?”

说罢,她顺势躺在草地上,胳膊枕在脑后。

“肖大董事长你自个儿回吧,我就在这里,眯会。”

这女人!

肖然握紧拳头,不甘心的四下撇了两眼。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我带你去那边山坡转转怎样?”

“不去!”

狐狸给鸡拜年,一定不安好心!

她是一个娇弱而又怕疼的女人,生产痛再也不要经历,能遏制住不再痛的源头,就是眼前的男人,说什么她都不会上当受骗!

“好!”

十个月零一周,他就不信,她不想!

放眼整理a市,哦不,应该全国乃至全球,就没有一个男人像他一样,整整禁欲了小一年,谈出去他皇天集团董事长的脸面还要不要?

摸着下额处冒出来那颗带表**的痘痘,肖然睇了一眼,鹰目闪过一抹狡黠。

掏出手机,手指飞快,一条短信迅速传到阿祥手里,很快那牙牙学语的双生子,转移到另一片空场。

天空蔚蓝,白云朵朵。

翠绿的草地,只剩下那个蒙头迷糊的女人和一脸窥探的某人。

修长的大手捻着一根狗尾巴草,顺着晓晓精致的耳垂一点一点的蠕动。

“宝贝……”

男性的嗓音,带着几分诱惑。

晓晓有些不耐烦的推了两把,“别闹,让我要睡觉!”不知从何时处,好起床气蛮大的。

嘟了嘟嘴,转身背过去,摩擦了两下,感觉草地硬硬的,一把抓过某条胳膊,她继续呼呼大睡。

看着这才不施粉黛的小脸,他抬手理了理女人额前的碎发,情不自禁,欲火焚身的低头。

舌头代替那朵不安心的狗尾巴草,若有若无的舔吸并涂画着什么……

迷糊间,晓晓抿了抿嘴角。

“大宝、小宝,别闹!”

一双鹰目逐怒,大小宝!

掉进醋坛的肖大董事长,不由分得掰正晓晓的身子,翻身而上。

“看清楚,我不是大小宝,我是你老公!”两个小东西,敢动他的女人,明天就断了他的奶粉!

“肖然,闹够了没有?”

想推推开,索性晓晓只好任由某人欺身而压,午后的阳光细碎的打在他的头顶,给那张俊脸带来一层阴影。

逆光中,她微微眯眼。

“肖然,你说过不逼我的。”

“老婆,大宝贝,快一年了,有几个男人像我一样?”

管不了那么多,他喉急的撕开她的衣服,空无一物的内在,彻底引爆肖然的眼球。

“宝贝,你也想了对不对?”

面对大了几圈的山峰,他欣慰若狂,顺着山谷一路上,久违的触感,如罂粟果那样迷人上瘾,此时,他就像饥饿的大小宝,在馨香的带领下,一路游览。

山峰更圆,小腹虽有些肉肉,但根本不妨碍他对她的渴望……

白若雪的肌肤,映衬在绿油油的草地,视线上更加分明,当文明的束缚一层层的被拨开,他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了。

“老婆,你好美。”

“肖然,如果有人怎么办,我怕……”

罩罩遮住她分明黑白的眸子,肖然附身吻向那玫瑰色的唇瓣。

“放心,不会有人的,放开一切……宝贝……我想你。”

十个多月的守卫,对前戏肖然显得没多少耐心,托起晓晓,他挺身闯入。

“唔……”

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晓晓大脑嗡的一声响了,配合着他的动作,她身体不受控制的弓起,刚想细细品味,一阵温热……

“宝贝,对不起。”

红晕刚刚绽放在脸上,晓晓睁眼看着肖然那张满含歉意的脸。

“……这,就结束了?”

肖然灰头土脸,如挫败的斗鸡。

“老婆,可能我们很久……所以时间有点短。”

“短?”

这何止是短啊,简直就是秒!

这……这……

这日子没法过了!

晓晓胡乱整理了一下,气呼呼的转身就走,肖然连忙追上去。

“老婆,我以前的势力你是知道的,只要多练几次,我相信一定会恢复的!”

“不用练了,就这样吧,节约时间多好!”晓晓假装生气!

“老婆……”

对着晓晓的背影,肖然又叫了两声,最后泄气的坐在地上。

拿手机拨给凌远, 最后得到的结果,跟他预想的一样,多多练习!

是夜,熬到大小宝入睡,肖然带着一身的凉意,悄悄潜入卧室,钻进热呼呼的被窝……

“宝贝……”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台,折射到床头,打在晓晓的脸上。

卷翘的睫毛微微动了动,黑眸如漆。

“你!”

“我病了,只有你能治。”

“治可以,但你不许再让我怀孕,如果敢中弹,我立马清理了!”

“宝贝,不会的,我带了作案工具,不会让你中弹的。”

……

可是,次月的某个清晨。

“肖然,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混蛋!”

晓晓上前,欲掐某人的脖子,肖然薄唇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放下手中的报纸,直接把女人拥在怀中,低头就是一记热吻。

“老婆,怎么了这是,昨天晚上没满足吗?火气这么大!”肖然笑得那叫一个贼啊,儿子是有了,可他还需要一个小情人。

“满意个大头鬼!”

晓晓双手插腰,三两下推开这个厚脸皮的男人,直接把验孕棒扔在他面前。

“肖然,你给我好好看看,你做的好事!”

……

某个飘雪的早上,随着小公主降临,某人又开始重复禁欲,治病的节拍………………

(全文完~!)

有人问我:

某雪,为什么你书里的文字带着淡淡的悲伤。

我想,或许我就是一个悲伤的人。

在这里,我想说:我这个悲伤的人,写本甜宠,邀你阅读可好?(*^__^*) 嘻嘻……

新文下周出生,某雪希望看到熟悉的你们。女肝圣才。

番外,我就写个女汉子陈婷和暖男凌远的激/情吧,雪儿小窝362736871,欢迎各位宝贝儿们进群,看女汉子的激情,等你们哦~1

...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趣读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