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小说:这个恶魔很欠扁作者:明筝池更新时间:2019-05-18 22:49字数:336741

贝小南最近迷上了美术,一个星期一节的美术课已经不能满足她了,于是她干脆参加了美术社,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在美术室练习一个小时左右才回家。

除了篮球,美术是她第二次喜欢上的东西,虽然画画这艺术性的东西与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不搭,翟高一她们也取笑了好几次,但是她就是喜欢,也没打算放弃。

现在她学的是静物素描,这种不加色彩,只注重明暗和结构的绘画形式,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很喜欢,与油画不同,它简洁朴素,不加渲染,单色调的明净,如同她所憧憬的生活方式。

这天轮到她值日,等到收拾好画室,其他人早已离开了,贝小南正想回家,却见沈清苑倚在门边笑眯眯地看着她。

“回家吗?一起吧。”

“清苑哥哥你要来我家吗?”

沈清苑扬了扬手中的游戏碟,笑着眨了眨眼,“之前和小奇约好了,要在周五拿给他的,然后顺便在你家蹭饭。”

贝小南也笑了起来,“那我妈一定很高兴,清苑哥哥你总是赞她做的菜好吃,她巴不得你天天来家里吃饭呢。”

“求之不得。”

“对了,清苑哥哥,你要开车回去吗?”

沈清苑摇摇头,“不了,天气很好,散散步也不错。”

太阳西沉,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余晖洒落,鸟叫蝉鸣,黄昏的景色真的很漂亮。

两人就这样漫步在校园里,边走边说,她偶尔微笑着侧头看他,他也温柔地笑着回望,两个人映在地上的影子纠缠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一幅画那样唯美。

一个人影忽然挡在他们面前。

贝小南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传入她耳朵,“慢死了,你到底要我等多久。”

贝小南诧异抬眼,“茶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学校里,而且他这是怎么了,眼神好吓人。

“我来接你,不行吗?”

贝小南眨了眨眼,“我没说不行啊,不过茶哥哥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我有社团活动,一般都比较晚才能回家,你不会等了好久了吧?”美术社的事她还没跟他说,本来想过几天连转学的事一起再跟他说的。

“哼!”茶煌嗤了一声。

看他的表情绝对是等了好久了,贝小南嘴角抖了抖,惨了,等得太久不耐烦,某人已经开始生气了。

“呃,茶哥哥,你其实不用来接我的,那太麻烦了。”

“如果你肯买手机,用得着现在这么辛苦么?”想每时每刻都知道对方在哪里,在做些什么,难道只有他一个人有这个想法?

“……对不起。”虽然有手机真的方便很多,老妈也答应如果有需要就会帮她买一个,而童姨那边早就想送她一部了,不过这都被她拒绝了,因为她想至少在升上大学的时候才用手机。

这事她有跟茶煌说过,而茶煌也明白她的心思,季姨的薪水不多,她不想给家里增添额外的负担,至于别人送的,她会觉得欠了别人的情,心里会不好受,这个女人,看似大大咧咧,神经大条,其实是个细腻敏感的人,生活在单亲家庭,让她学会了察言观色,也过早地学会了一个人独立。

满腔的怒火消逝不见,取而代之的满怀的怜惜,修长的手指摸上她的脸颊,“傻瓜,干嘛要道歉,是我擅自要来接你的,所以无论等了多久,都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更何况,我并不是因为要等你,才生气的。”

清苑哥哥就在旁边,他居然肆无忌惮地摸着她的脸,这么亲昵的动作,这么怜惜而宠溺的目光,亏他面不改色地表现出来,呜,好丢人,贝小南的双颊立刻就红了,并没有留意他最后一句话。

可是一旁的沈清苑却留意到了,微微一笑,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人家是把他当成情敌了,刚才的怒气,根本就是冲着他来的,还有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刚才亲昵的举动,也是故意做给他看的吧。

轻咳两声,他笑着开口,“小南,别担心,他是在对我生气,并没有针对你。”

诶?什么意思?贝小南转过头望着沈清苑。

沈清苑又笑,“说白了,他只是在吃醋而已。”

吃、吃醋?贝小南愣了一愣,抬头看了看茶煌,脸上的温度急剧上升,连耳根都烫了起来。

茶煌没有说话,视线落在沈清苑的身上,那温柔的眼神在一刹那冷若冰霜。

察觉他目光中的不善,沈清苑连连摆手,“别瞪我,我们只是一起回家而已,还有今天是和小奇有约了才过去的,所以你不要误会,我没有要纠缠小南的意思。”

茶煌眼都没眨一下,依旧阴着脸,“你们刚才聊得很开心嘛。”

感觉额头开始隐隐作痛,沈清苑苦笑,“真的只是聊天而已。”好强的独占欲,真亏小南受得了。

茶煌冷冷地哼了一声,既然只是聊天,那有必要走得那么近吗?

察觉形势不对,贝小南从刚才的脸红心跳回过神来,茶煌的脾气她是知道的,真要对峙起来那肯定是没完没了,于是扯了扯他的衣袖说道,“茶哥哥,你不是来接我的吗,我们回家吧,再晚下来就天黑了。”

茶煌低头,看见她眼里恳求的目光,冰冷的神情渐渐地缓和下来,也不回答,直接拉过她的手转身就走。

贝小南回头,“那清苑哥哥……”

沈清苑赶紧接口,“你们先走吧,我还是开车过去好了。”其实大可跟上去,不过他很珍惜生命,所以还是算了。

走到校门口,茶煌忽然停下脚步,指着自行车的后座对贝小南说,“上去。”

原来他是骑自行车过来的,贝小南点了点头,心里酸酸涨涨的,这个位置,已经很久没坐了,曾经,他说过这是属于她的专座,可是后来,这个座位却坐了另一个女人。

***

事情已经过去,明知道就算介意也没有用,可是看到这个座位,她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难受。

“白痴!”茶煌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你给我好好看清楚。”

很痛耶,贝小南埋怨地瞪了他一眼,她可以不质问他,但只是让她黯然神伤一下都不行吗,这个霸道的恶魔!

想归想,还是乖乖地看了起来。

咦,怎么颜色好像有点不一样?他以前那辆车应该是银灰色的,怎么变成黑色的了,虽然看上去更酷了点,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贝小南抬头望了他一眼,指了指自行车,试探地说了一句,“它生锈了?”

不过下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茶煌的脸色变得好难看,直接晴转暴风雨,向她狂袭而来。

“贝小南!”磨牙的声音响起,他真的很想掐死她。

贝小南条件反射地后退两步,然后瑟缩地看着他。

茶煌看着她的动作,再也忍耐不住地朝她吼道,,“该死的,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它是一辆新车?”

他的后座是她专属的位置,他知道自己违背了这个约定,所以重新买了辆新的,原本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是这个白痴女人竟然问是不是生锈了?好,很好,从小到大,这个女人果然很有让他生气的本事!

贝小南啊了一声,心里暖暖的感动不已,一激动,顾不得他还在生气,一下就扑到他怀里蹭了蹭,“谢谢。”

这份心意,她真的很感动。

茶煌哼了一声,显然还在生气,不过火气明显降了很多。

贝小南闷笑,双手环着他的腰,紧紧地搂了一下,然后像只小猫一样继续往他怀里蹭了蹭,蹭完了抬起头,踮起脚尖飞快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这是谢礼。”

茶煌眸光大动,低头看着她樱红的唇,那眸色陡地一深,想也不想一把搂紧她的腰,一手绕到她脑后紧紧扣住,然后倾身,狠狠地攫住了她的双唇。

先是在唇瓣上辗转反侧,接着撬开她的贝齿,舌尖毫不留情地长驱直入,在她唇齿间疯狂地掠夺,掠夺她的芬芳,掠夺她的灵魂,甚至连情不自禁溢出的轻吟,都被他掠夺了去。

一吻方罢,低头看着她红肿的唇瓣,以及迷乱的神情,茶煌这才勾了勾嘴角,心满意足地笑了。

“回家了,南。”

贝小南诧异抬头,脸上还是红彤彤的,“为什么这样叫?”他不是一直都叫她小南的吗,怎么突然改了?

茶煌勾了勾嘴角,“我高兴。”小南小南的,太多人叫了,那个碍眼的沈清苑是,讨人厌的凤桐月也是,他才不要跟他们一样的叫法。

“记住,以后只有我才能这样叫你!”

南,听起来好亲密,贝小南脸上一红,心里难掩的甜蜜,抬头看着他近似威胁的眼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嗯。”

“上来吧,走了。”

茶煌在前面踩着,贝小南坐在后面,双手环着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背上,闭着眼睛,享受着傍晚吹来的微风,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南,什么时候回来?”茶煌忽然问了一句。

贝小南一怔,她知道他在问什么。

见她不说话,茶煌不禁皱了皱眉头,其实就算不问,他也知道终有一天她会说的,只是他已经不想等了,他已经受够了她不在自己的眼前,然后发生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就像刚才,就像沈清苑。

“你转学的原因在我吧,现在我恢复记忆了,所以,你应该没有理由再呆在那里了吧,南,我想你和在一起。”

贝小南心里一动,她何尝不想和他在一起,只是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怎么办,要说吗,现在这个时候?

咬了咬牙,她决定坦白,“等你记起我了我就会回去,一开始,我是这么打算的,可是现在,我想继续待在这里。”

自行车陡地被刹住,茶煌一脚踩在地上,回过头,凌厉的眸子直盯着她,“因为沈清苑?”长大以后要成为清苑哥哥的新娘,这句话,自从发现自己喜欢上这个女人开始,他没有一刻忘记过,一直不安着,担心他哪天回来了,会从他身边抢走她,而现在,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了吗?

贝小南吓了一跳,之前就一直觉得他对清苑哥哥有很大的敌意,而且这种敌意与对凤学长的不同,很强烈,来势汹汹,一遇上他的事整个人就如临敌阵,然而这强烈的敌意下,却仿佛参杂了一丝不安,很微弱,如果不是现在他的反应实在太过强烈,她也注意不到。

明白他在想什么之后,贝小南反而松了一口气。

“茶哥哥。”她定定地看着他,“我想待在现在的这个学校,是因为我觉得这里的校园生活也不错,比起贵族学校英雅,也更适合我,这是第一个原因。至于第二个原因,那就是我近来喜欢上美术了,像篮球一样,我好像找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二个爱好,所以我想坚持下去,你明白吗?”

深吸一口气,她接着说道,“你或许会说英雅有更好的美术老师,可是在这里,也有清苑哥哥,我觉得他的教法很适合我,所以我想在他的指导下学习。这就是原因,所以对不起,我不想再转学了。”

茶煌回望着她,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坚定的眼神,薄唇越抿越紧。

贝小南笑了,他这是在动摇呢,手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脸,“茶哥哥,有一件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清苑哥哥是我很重要的人,无论你怎么否认,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见他脸色一变,贝小南赶紧继续说道,“但是,对我来说,他只是哥哥而已,在我心里,你,茶煌,比他更重要,因为——”

微微一顿,深吸一口气,“我爱你。”

***

这三个字,终于说出来了,却已是满脸通红。

偏偏茶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眸中的光亮,在那一刹那大放异彩,一瞬间几乎夺了天地间所有的颜色。

看着她双颊赧红,眼神闪躲,小手紧张地绞着衣角,如一片春水漫过荒野,滋润了整个心田,那一刻,茶煌终于感觉整个心里都被填满了,满得甚至溢了出来。

再也忍不住,使劲一用力,直接将她从后座抱起放在地上,然后狠狠地将她按进自己怀里,那手臂仿佛要陷入她的身体里一样,紧紧的,紧紧的抱着,两人之间再无其他空隙。

下巴抵着她的额头,他开口,声音像浸过了水一样温柔,“南,我知道了,虽然不甘心,可是你有你自己的人生,所以我不会强求,可是我也爱你,这一点,请你不要忘了。”

“嗯。”很小声,却那样坚定。

夕阳染红了天空,一辆自行车,两个相依相偎的身影,一幅简单而唯美的画面,却几乎夺去了天边的那一片色彩。

四年后。

枫叶馆。

“我想死,好想死啊。”翟高一颓丧地伏在桌子上哀嚎着,双手狠狠地揉着一头秀发,一副忍耐到极限就快崩溃的模样。

“那麻烦你可以快点去死吗,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拦你。”琉璃侧身躺在沙发上,慵懒地打着呵欠,对于翟高一的哀嚎,眼皮也不抬一下,直接扔过去一句话。

“死琉璃,你这个黑心肝的女人,你到底有没有人性?”狠狠地白了她一眼,翟高一转而投向贝小南的怀抱寻求安慰,“呜呜,还是我家小南最好了。”

贝小南哭笑不得地任由她抱着诉苦,不过这事她真的帮不了忙。

一个月前,翟高一去日本游玩,不知为何惹上了当地暴力集团桐岛组的公子,两人互不对眼,大打出手,事态严重得翟高一从日本回来之后,两个家族的人都以为要开战了,谁知道对方不但追到中国来,甚至还入学英雅。

这还罢了,正当翟高一全神戒备只等着对方出击的时候,对方居然当众宣扬要让她成为他的女人,自那以后,翟高一每天都被人家追着跑,这不,都躲到枫叶馆来了。

“高一,我看你还是从了吧。”凉凉淡淡地开口。

“休想,谁要嫁给那个眼睛长在天上的自恋狂!”翟高一气呼呼地拒绝。

凉凉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你挺乐在其中的?”

“对啊,整天开口闭口就是自恋狂暴力男的,我看你是迷上人家了吧。”苏素窝在另一张沙发上一边看漫画,一边嗑瓜子。

“谁、谁迷上他了?我又不是你!”翟高一脸色通红地叫嚣着,死女人,没事就打击她,嫌日子过得太无聊了么?

苏素眯了眯眼,“什么意思?”

琉璃懒懒地一笑,“你是花痴,容易迷上人家,素素,她就是这意思。”

苏素瞪眼,“我哪有,人家现在心里只有黄一川一个人好不好?”

看看,这么肉麻的话亏她说得出来,而且还面不改色,其余四人对望一眼,都不禁抖了抖身上的鸡皮。

在高中的时候,苏素和黄一川本来就有点小暧昧,升上大学之后,两人终于修成正果。可惜苏素花痴女的毛病还是没有一点改善,虽然身边已经有了黄一川这个帅哥可供她观赏,可是某**秉着家乡不如野花香的原则,依旧发现帅哥就进入狼女状态,害得人家黄大公子天天吃飞醋,如惊弓之鸟敌视着每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又爱又恨地恨不得蒙上她的眼睛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

“哎呀,好无聊,枫叶馆又不是八卦馆,你们干嘛不省省口水?”害她想睡个安稳觉都不行,琉璃在心里呐喊着。

生怕成为众人口水的目标,苏素立刻附和,“是啊,说这些话题多蠢,我还是回去教室好了。”说完抱着未磕完的瓜子袋溜了。

贝小南看了看时间,“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喂!你们居然丢下我一个人?”翟高一不满。

“不是一个人啊。”走到门口的凉凉琉璃甜甜地朝她露出笑容,“我刚给你家男人暴力男发了个短信,这会儿应该在路上了。”

凉凉也笑,笑得邪恶,有对象的人,居然还敢天天对着她们诉苦,欺负她们单身么,可惜她们从来都不是被欺负的主。

“柳琉璃,罗凉凉——死女人,你们居然敢玩我?!”翟高一咬牙切齿地喊道。

“我们就是玩你怎么样?有本事来干一架?”

“我以为我不敢?”决定了,今天她就要让她们死无葬身之地。

“翟高一——”一声怒吼忽然在门外响起。

“哈哈,女人,你家暴力男来了。”琉璃幸灾乐祸,和凉凉对望一眼,两人相视一击掌。

“你……你们别嚣张!”翟高一气得牙痒痒,犹豫片刻,低咒一声,跃上一边的窗台就跳了出去。

终于无声无息。

贝小南苦笑着摇摇头,这戏码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遍,她已经习惯了。

糟了,她还有约,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她现在读的是设计专业,在二中念完高中后,原本想继续跟着清苑哥哥继续学习一段时间,谁知道他忽然被调到英雅当大学讲师,于是她也顺势考入了英雅。

也就是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英雅是茶氏集团的产业,怪不得中学的时候像她这样的平民可以入读,原来都是茶叔叔在帮忙,而现在,已经升上大四的茶煌,取代了茶叔叔的位置,成为了英雅的理事长。

“小南。”不远处,有人在向她招手。

贝小南粲然一笑,“对不起,凤学长,我迟到了。”

深灰色的V领T桖,深紫色的休闲长裤,略微凌乱的头发,还有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金丝眼镜,远远看去,依旧是周身的儒雅气质,一举一动都成为众人的焦点。

“没关系,我也刚到不久。”魅惑的笑容,在唇边徐徐绽开。

***

“那我们走吧。”

“好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去逛了吧,还记得高中的那时候吗,你带我去平价超市买衣服……”

贝小南歪着头,笑着看了他一眼,“是啊,那时候凤学长根本就没有一点消费观念呢。”

见她笑靥如花,凤桐月心里一动,想也不想就一把扯过她将她揽进怀里,喃喃道,“怎么办,我还是不想将你让给那家伙,太浪费了,小南,选择我吧。”

贝小南推离他的怀抱,抬头迎上他的视线,那目光七分认真,三分玩笑,贝小南认真地笑了,“凤学长,谢谢你,但是——”

一只手飞快地捂住她的嘴,凤桐月状似哀怨地叹了一口气,“啊啊,我就知道会有但是,不过还是请你保留好吗,我现在不想听,话说那家伙有什么好啊,又孤僻又狂妄,而且居然丢下你跑去美国了,这么薄情的人,小南还是趁早抛弃的好,免得将来后悔。”

贝小南也笑,“也是呢,居然抛下我一个人去美国接受什么帝王教育,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说完对他眨了眨眼。

为了栽培茶氏集团下一任继承人,三个月前,茶煌飞去了美国接受帝王教育,为期半年,这段时间,两人虽然有联系,但因为是国际长途,两边的时间又不一样,所以就算通电话也只是聊几句话而已。

两人正说笑着,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贝小南对凤桐月歉意地笑了笑,接起电话,“喂?”

“南。”低哑温柔的声音。

“茶哥哥?你怎么会打来?”贝小南很惊讶,一旁的凤桐月则眉头皱了皱,看着她难掩欣喜地听着电话,接着又是一脸震惊地抬头,呆呆地望着校门的方向,凤桐月微微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

贝小南看了他一眼,表情呆呆的,“他说他现在过来,叫我在校门等他。”

“他不是在美国吗?”

“是啊,可是他说要过来,这……”贝小南也是想不通。

两人在校门口站着,过了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她的前面,车门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黑色的西装,修长的身姿,棱角分明的轮廓,这个看上去精明干练,英气勃发,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味道的人,不是茶煌又是谁。

贝小南呆呆地看着。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在她面前停下,伸手,很自然地摸了摸她的脸颊,然后揉了揉她的长发,动作亲昵,眼中柔情宠爱缱绻不去。

直到他在她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她才回过神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问着,很自然地依偎进他的怀里。

茶煌狠狠地抱了她一下,然后松开她,“刚刚,从机场赶过来的。”

贝小南瞪大了眼睛。

茶煌勾起嘴角,“我想你,所以就先过来这边了。”

“那……你不是要学习吗?”

“所有课程我都通过了,学习结束,所以我提前回来了。”他才舍不得和她分开半年之久,三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他、他说都通过了?帝王教育耶,他怎么说得稀疏平常就像在吃饭一样,难不成这所谓的帝王教育只是唬人的,实际上并不很难?

茶煌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当下得意地笑了笑,“很难的,不过你老公我很厉害,那些课程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随便翻翻就能考高分了。”

贝小南无语了,这……

“咳咳。”一直被忽略的凤桐月终于忍不住咳了两声,被人无视的感觉不好受,这两个人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茶煌抬头,目光在对上贝小南身后的那个人时,那温柔的眼神一瞬间冷若冰霜,“哦,你在啊。”那语气冷得就像冬天的寒风似的。

什么叫做‘哦,你在啊’,这么敷衍的说法,摆明是当他不存在是吧。几个月不见,看来更狂妄了啊。

于是他也冷下脸,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

眼光可以杀人是吧,那么就试试到底鹿死谁手。

一瞬间,噼里啪啦,电光火石,两人远远对望,谁也不让谁,都有一种要将对方杀个片甲不留的气势。

怎么又是这样,贝小南揉了揉发痛的额头,这几年来,这两个人一见面就会这样硝烟弥漫的,到底有完没完啊。

“你们继续吧,我回去好了。”她挥挥手,作势要走。

“南。”

“小南。”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叫道,贝小南狡黠一笑,然后一脸正色地回过头来,“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最起码在我面前,请收敛一点吧。”

两人都没有说话,贝小南见此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劝说也没有成功,话说他们是争糖吃的小孩么,这么幼稚,真是败给他们了。

不过只要两个人不碰在一起就没事了吧,于是贝小南扯了扯茶煌的衣袖,“茶哥哥,你刚刚赶回来,不会很累吗,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茶煌看她一眼,站着没动,“那你呢。”

“我陪你回去。”

茶煌笑了,一把揽过她的肩膀,“好吧,那我们回家。”

“小南——”

“嗯?”贝小南回过头。

“——我喜欢你!”凤桐月的眼神认真无比。

贝小南一怔,茶煌眉间怒气涌现,可凤桐月视而不见,只是定定地看着贝小南,继续说道,“我喜欢你,小南……”

“但是我现在不要你回应……”微微一顿,目光落在茶煌的身上,“煌,我不会放弃,这将会是一场长期的战斗,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说完,用手推了一下眼镜,也不等他们回答,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贝小南依旧呆愣着没回过神来,而茶煌,则是脸色一沉,方才的怒气隐而不见,取而代之的无比认真的表情,望着凤桐月远走的方向冷哼一声,微微挑高了眉梢,长期就长期,谁怕谁,有本事就放马过来!

***

才刚进门,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冲力忽然扑面而来,将她压在了门板上。

温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耳边,感觉到耳垂被轻轻地咬了一下,接着唇瓣一热,双唇已经被他狠狠地攫住了。

舌尖霸道地撬开牙关,长驱直入,肆无忌惮,毫不留情。

溢出的轻吟又被吞了回去,贝小南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瘫软无力,唇瓣又酥麻又滚烫,心口剧烈地跳动着,压在她身上的人就像一团火,将她紧紧包裹,让她喘不过气来。

唇瓣贴合这唇瓣,大掌在她腰间游移,隔着薄薄的衣料不断摩挲,身体的温度急升,炙热滚烫,然后那手掌不知何时游移到了她的胸前,灵活的手指也不知何时挑开了她衣领的口子,沿着她的肌肤一寸一寸地游移。

气息紊乱,呼吸急促,他的攻势,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贝小南没有反抗,事实上她也无力反抗,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正在不安,因为凤学长刚才的一句话。

与以往不同,这是正式的宣战。

他知道,所以感到不安,并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是不能允许有人在觊觎已经属于他的人,一旦拥有过,便不再想失去,哪怕是一丁点的可能性,他也要断绝。

又或许,他只是对她没有信心罢了。

“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他霸道地低吼,同时在她脖子狠狠地咬了一口。

贝小南吃痛,却又好气又好笑地发作不得,“我知道,我是你的,谁也不能抢走,所以,你就别担心了,也不要吃醋。”

茶煌勾了勾嘴角,突然拦腰将她抱起,大步迈进卧室,将她抛在床上,然后倾身便压了上去。

贝小南脸上一红,“你刚下机,不累吗?”

“我在飞机上睡过了。”说完,对着她的红唇就亲了上去,同时,双手也不安分地探进她的衣服里。

轻溢的低吟软柔入心,粗重的喘息迷乱一室,**的身体分不清彼此,满室的春光,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之后,终于归于沉寂。

“南,我们结婚吧。”他看着枕在臂弯里的女子,满眼的宠溺。

“不是说好了要等我毕业吗?”反正已经订婚了,结婚是迟早的事,又何必急在一时。

高中毕业那年,茶叔叔将童姨和茶煌接回了茶家大宅,而她和茶煌,也在那一年订了婚,在订婚仪式上,因为唐雨霁的一剂药,让一对新人既成了夫妻之实,因为这件事,可怜的唐雨霁至今依旧被凤桐月追杀,而茶煌则感激不尽地送上一封感谢信。

而现在的这个套间,是茶叔叔为了让茶煌在大学期间免于奔波而准备的房子,贝小南还是住在家里,只是偶尔会上来住几晚。

“我知道,对不起,是我太急了。”

贝小南自他的臂弯中抬起头,灯光下,他的瞳仁很黑,很深,深得像要将她吸进去一样。

他说过,她有自己的人生,所以,他不会强求,也不会干涉。

所以,无论多么焦虑,多么急躁,多么霸道,这个男人,还是选择了尊重她。

“煌。”她忽然叫他的名字,脸埋在他的怀里,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眼眶也是暖暖的。

“嗯?”温柔的语调,软得身心都化开了一般。

“有你,真好。”

“我也是。”将她拥得更紧,温柔的唇一一落在她的额前,耳畔。这个女人,此生此生,他都不会再放手。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