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番外(二)

小说:相府庶女之吾兄妖孽作者:撒旦魔女更新时间:2019-05-18 22:49字数:537576

今天是师父来的日子,云昕起来的比往日晚了些,趴在大开的窗户上,外面明媚的阳光打进来,有些刺眼,她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久。

空气里飘着有些潮湿的气息,她往外探了探脑袋,便瞧见了湛蓝的天空上一团团的白云。

心情很好,空气很舒服,比京城让人自在。

这里是烽火城,她呆着的地方,是哥哥在烽火城坐落下来的府邸,距离水边有一段距离,但却也不算远了。

往后靠着水,而一边贴着山,要是有什么事,一溜烟爬上山就能顺着摸上师兄住的地方,这是哥哥说的,师兄欠她个人情,师兄好歹也算半个神算门的人,因果轮回,你肯定要给他偿还的机会。

她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却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她往后一仰,躺回了床上,来回滚了一会儿,这才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把房间的几个窗户都打开了来,这才赤着脚丫走了出去。

站在走廊上,靠着这边的院落都没有其他人,护卫丫鬟什么的也都被安置到了前面。她赤着脚站在走廊上,安安静静的,只有风声……还有隔壁院落里那微小的声音。

很舒服,很惬意。

她侧过头,看着那不高的墙,直接扒拉了上去,攀着墙头就往那边瞧去。

隔壁的院落是若若呆着的地方,那里有他的一片药田,偶尔顺着墙头爬上去就能看到他窝在院落里守着药田躺在榻椅上看书的样子。

云昕的目光从萧若澜的身上挪开,落在了他一旁那一片药田上,忽的眯起了大眼,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儿,她就突然顿住,眨了眨眼,扭过了头,就看见了身后墙下面站着某位白衣哥哥。

云昕灰溜溜的从墙上爬了下去,直接跳下去扑进了他的怀里,云梓幽直接稳当当的接住之后,这才将她抱着往一旁走去。

直接将她丢在了院落里的榻椅上之后,耐心的用水将她脚丫子冲的干干净净之后,这才拿过一旁从房间里拎出来的鞋子,抓过她的脚就往鞋子里塞——云昕的一只脚踩在哥哥的膝盖上,晃着另一只脚丫子笑眯眯的看着,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云昕眯着眼歪着脑袋开口:“师兄也下山了?”

终于给她把鞋子穿好了,便轻声应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着开口:“师父都要来了他还不下山接,是想挨揍么?”

云昕愣了愣,也笑了起来,师父对待师兄一直都是那样的,感觉就跟人家养孩子觉得男孩要糙点养,女孩要精贵着养是一个道理,虽然动不动就揍,但师父还是拿师兄当徒弟的,这个她知道。

云昕被拉起了身子,又被拽过去开始系腰带,云梓幽低着头,在她眼前轻声说着:“待会见到了师父悠着点,别不管不顾就往那冲,在我旁边好好呆着,知道么?”

云昕窝在在他怀里蹭了蹭,小爪子垂下来抓住了腰带的一角,从他怀里抬起眼,亮晶晶道:“我要忍不住怎么办?不如拿腰带拴一块吧!”

云梓幽抬起手,手指往她下巴上轻轻一带,挑眉含笑道:“那我还不得被你拖着跑?”

云昕眨巴眨巴眼,想了想确实有可能,腰上栓个哥哥,带着拖着跑的画面……云昕沉默了一会儿,鼓起了嘴,拧起了眉头:“那应该挺费劲的,还不如让我拖着个板车拉着你跑呢!”

云梓幽无奈的笑了笑,把她的腰带系好之后,这才揉了揉她脑袋,“行,等以后老了,我让你拖个板车拉着我跑。”

楚无心要来,这个消息并没有让他跟之前一样提防着,大概是因为眼前这个人的态度吧。云梓幽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将脑袋埋在了她的颈窝上。

也说不上是变了还是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不会因为其他人接近昕儿而感到紧张和不安定,因为这个人呆在自己身边而带来的安心感,让他所有的压抑都一点一点的被松绑。

很舒服的感觉,很惬意。

无论是萧若澜还是雷冀,哪怕面对即将到来最可能拆散他和昕儿的楚无心,他也不觉得紧张和危险。

*

这次楚无心是冲着他来的,大概是为了之前楚山他临走是那番话,给个回应。

所以楚无心和雷冀小尼姑叙了一会儿,就将两人赶出去了。出来的时候,雷冀看了几眼三步一回头的小尼姑,停了下来,开口:“放心,师父不会对他做什……”

雷冀的本意是让她安个心,岂料话音还未落,眼前的人便直接咕噜咕噜的爬上了屋顶……然后窝在那,守着了。

雷冀瞪了几眼,得到的都是那人亮晶晶的窝在那蹲守着的小模样,最后他瘪了瘪嘴,便离开了。

事实证明楚无心确实没对云梓幽做些什么,也不知是哥哥太阴险无耻了,还是师父已经想开了,总之扒拉在屋顶上的小尼姑没有听到任何摔东西,动手,揍人的声音。

和之前雷冀出现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看着云梓幽丝毫不畏惧也不担心的模样,楚无心念头一转,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想尽办法把我拦下来不让我见到昕儿。”

云梓幽也不惊讶,换做以前的他,确实会。

云梓幽忽的想起之前的一些事,他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抬眸对上了眼前这位前辈,他轻笑:“若前辈不是已经放手了,便不会来这了,不是么?”

楚无心一挑眉:“你怎么知道我是来这放手,不是来这抓人的?”楚无心舒服的靠着身后的靠椅,“你要知道,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能带她回去。”

云梓幽脸上的表情没变。

楚无心继续挑眉:“然后再弄点药,让她忘了你?”

一直维持着温和形象的云梓幽终于眯起了眼,露出了危险的本来面目。

楚无心顿时满意了,敢情小老虎没被小昕儿度化的变成小猫,只是在昕儿面前格外温和罢了。被狠狠的刺激一下,还是会露出爪牙。

她这才放心的一抬手:“逗你的,要是真有那玩意儿,早就给雷冀那小子用了,还能轮的上你?”

“……”

云梓幽彻底收起了脸上的温和,冰冷且平静的望着楚无心。

楚无心长呼了一口气,这才开口:“你先前说过的,我仔细想过了,看了这烽火城,我才明白,你说的……不是说说而已。”

云梓幽脸上的表情变得认真,不过却也不动声色的看向了楚无心。

楚无心想了想,想着之前小尼姑和这人进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和温和的气息,那是绝对唬不了人的。楚无心微微垂眼,敛去了眸中的神色,这才开口:“我也早就说过,昕儿她的特别之处不在力量,若是有人有心利用……”

所以看到这小子仍旧还是有爪牙,她便放心了。

楚无心这才抬手摆了摆,“行了,就这样吧,我要说的就这些了。还有,我呆在这瞧几天就回去了,你们不用搭理我,走吧。”

云梓幽也没啰嗦什么,起身冲着她点了点头,也真的离开了。

直接走出去房间,将门带上的同时,云梓幽最后瞧见的就是楚无心舒舒服服躺在椅子上准备休息的画面。

云梓幽刚一出去,便像是察觉到了,回头抬起头一瞧,便看见了窝在屋顶上的那小身影,云昕抬起爪子冲着他招了招。

云梓幽也跟着窝了上去,云昕朝着他旁边蹭了蹭,云梓幽抬手将她搂入了怀里,给她调整了个姿势让她靠着。

昕儿估计一直窝在上面,大概差不多什么也都听到了,云梓幽倒也不介意,因为楚无心大概也知道。大概也就是说给昕儿听的,没有比楚无心的同意,更让她安心的事情了。

“哥哥……”云昕抓住了他环过来的手。

“嗯?”

“我们成亲吧。”云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云梓幽愣了愣,约莫过了很久才从这个应该是从他口中冒出来的话又被昕儿抢先了的问题中缓过神来,他笑了笑:“……好。”

云昕抱着他的手,五根手指一点一点的扣紧他的五指中,翘起了嘴角,“以后哥哥就多了个称呼……”

一阵风带着暖意吹过,云梓幽的脸上仍旧带着笑。

“……梓幽。”

从她口中轻声呢喃,带着她极轻但却干净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边,让云梓幽一怔。

“夫君……”云昕眯着眼,道出了后面两个字,一只手扣着他的手指,另一只手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轻打着。

“然后咱们再生个小美人~”

“是小包子。”

“唔,好吧那就小包子。”云昕歪了歪脑袋靠着他的怀里,仰头望着天空:“然后等小包子出来,我偷偷在若若药田里塞的果树种子也长大了~”

云梓幽挑眉,听到这话,想了想,萧若澜大概是不知情的,要是他辛辛苦苦养的药田守了好久,发现田里长出一堆果树,估计得过来找昕儿拼命,想了想那画面,他就失声的笑了。

“然后带着小包子去摘果子~”云昕晃着脚,笑弯了眼。

云梓幽抬头,暖洋洋的微风像是驱散了所有的乌云,带来了最温暖的气息。

他搂着怀里的人儿,听着她说着那最好听的话语,规划着美好的未来。

*

客栈内,着装统一的小二穿梭其中,端着小菜便来到了桌前,吆喝着:“客官,您的菜到了。”

将菜肴放下,便离开。

他放下菜肴的那一桌,坐着是一位面容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唇红齿白的,一身白袍看起来当真透着几分俊气。墨黑的青丝被随意的盘于脑后,及至腰间,如绸缎般丝滑。坐姿优雅,一袭白衣衬着那少年更是透出几分不食烟火的绝色。

湛黑的双眸眼角上扬,莫名生出了几分不同于烟花之地的魅惑和妖娆,唇角扬起的笑透着几分邪气。莹白如玉的五指轻轻捏着酒杯,垂眸朝着窗外看去,危险的邪气有些收敛,少年看上去也不过是淡漠无害的优雅模样。

在他的视线中,外面嘈杂繁华的街道上,一个约莫五六岁大的小孩头顶一个黑乎乎的小帽子,坐在一家客栈旁边的阶梯上,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摸着自己扁下去的小肚腩望着眼前街道走神的小孩看上去带着几分可怜。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一个身影朝着那小孩靠近。

“小妹妹,是不是迷路了?跟着叔叔走好不好呀?”带着笑意的温和声音响起,小孩抬头的瞬间,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位方脸大叔,笑眯眯的瞅着她,那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朝着小孩伸出手。

又是一出拐卖小孩的戏码,过往的人儿多少都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也不是哪家被丢弃的小孩,看上去简直不能太狼狈,肯定是父母都不管了,就是可怜了,就要这么被拐卖了。

小孩愣了愣,闻声抬头瞧了一眼,眨了眨眼,似乎是问了句什么。

那大叔点点头,眼睛闪过一丝淫秽得逞的狡黠之光:“当然知道,跟我走就是了。”

很快的,在不少同情视线中围观的画面里,小孩无害的朝着大叔伸出了小爪子,乖巧的跟着那大叔步入了旁边的小巷。

“良安。”少年看着那画面,眯起了眼,忽的柔声开口,清冷的声音十分悦耳,不远处的男人走了过来。

少年正欲开口吩咐,忽的眯起的眼眸微微抬起,挑了挑眉。

只见从那小巷内,走进去的两人又重新走了出来,只不过这次却是那大叔跟在小孩的身后,捂着口鼻眼眶含泪的望着小孩。

小孩拧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很是认真的像是在说些什么,大叔弯腰点头的模样看上去活脱脱像极了在被教训的小孩。

最后,在大叔不停点头之后,小孩这才点点头,抬起爪子摆了摆,捂着口鼻的大叔这才如获大释的往旁边走去。

在少年眯起的视线中,大叔那感动到捂着口鼻的手掌下……鼻血哗啦啦的顺着他的手往下流着。

顿时明白了真相的少年一挑眉,目光落在了那明显被骗了教训了那人一顿又放过了人家的小孩身上,看着那小孩抬起爪子推了推自己头顶的帽子,又慢吞吞的往街道上走去的背影。

呵。

他轻笑了一声,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真蠢。

一次原谅就不会再犯错,那就不是人了。

仿佛听到了他心中默念一般,慢吞吞走着的那小孩忽的转身,微微抬起了头,扫过来的视线对上了少年那双冰冷的瞳眸。

在少年的视线中,那脏兮兮的小孩脸上灰溜溜的看不出原本的容貌,但惟独特别清楚的,便是小孩那清澈的大眼。

随即,在视线中,那张灰溜溜的小脸上睁着清澈大眼的小孩冲着他,缓缓扬起了唇角,一排洁白的牙齿展现,同时也冲着他露出了一抹——再也灿烂不过的笑容。

弯起的眼眸似乎带着星光晶亮,翘起的唇角上是丝毫没有被之前事情所撼动的纯粹的笑容,那一刻,那小孩的笑,像是能照亮所有的黑暗,让人眼前一下子……亮了起来。

【完】

------题外话------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至于最后那个片段,两个当事人都不记得,只是……美好的画面—0—我记得,你们也记得,就好。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