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档案二 – 噩梦如魅(5)

小说:异灵校园作者:欧阳俊更新时间:2019-05-18 22:49字数:1566017

跳跳极不情愿地,在易乐天的注视下,用纸巾包着手指从地上拣起了一颗看似不锈钢的扣子,小心翼翼地用纯白的纸巾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起来,最后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跳跳将扣子收进口袋的时候,易乐天又在房间里面翻查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找些什么东西。看上去有些像是旧时代,某此侦探小说中所描写的侦探一样,只是易乐天此时手中却少了一个放大镜,一顶圆礼帽,否则跳跳肯定会认为这个人是从侦探小说中出来的人物。

齐紫宣走进房间里已经有一会儿了,却是一直都没听见她作声,也不知道一个人在那房间里面干什么。跳跳收起扣子后,寻着齐紫宣的身影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卧室,仅仅站在门口便能闻见女生特有的香味的房间,所以跳跳只需要动鼻子轻轻一闻便知道这间卧室原来的主人肯定是一个女孩子。卧室的不是很大,家具摆放却是整洁有序,虽然摆放了衣柜、床、梳妆台等家具后,还是感觉这卧室有足够的空间,不至于让人觉的这卧室里显得拥挤。

床头上方的墙壁上挂了一张女子的艺术照片,照片被放得很大,至少有半个人的高度。照片中的女子一袭白衣,头顶上带着一个用花编织而成的花环,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边,凝视着前方。

许久前记录下那女子美丽脸庞的照片依旧挂在面墙壁之上,而那照片中的女孩,却早已跟随着夏天的微风,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这个世界。

照片中的女子,越看越觉的跟齐紫宣有些相像。不管是眼神、嘴角扬起的微笑,都跟齐紫宣很像,若是不知道的话,说不定会认为这两人是同胞的姐妹。

“齐姐姐,你在找什么呢?”

跳跳发现齐紫宣坐在梳妆台前,拉开了梳妆台的所有抽屉,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东西。

齐紫宣也不答话,仍自顾自地翻找着,抽屉里原本装着的化妆品和化妆工具全都被摆到了梳妆台上,可尽管几只抽屉已经变得空空荡荡,齐紫宣似乎还是没找到自己想要找的物品。对着梳妆台上的圆镜摇了摇头,仿佛在叹息着些什么。

是谁带走了她的心,是谁离开了她的生命,曾经遗失过的笑容,要在哪里找回。

“齐姐姐,你说句话啊,别吓我好吗?”

跳跳不禁为齐紫宣担心起来,齐紫宣仿佛至身于一个自我的世界中,完全忽视了身旁的人。

齐紫宣却还是没有理会跳跳,似乎因为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而变得失魂落魄,坐在镜子前不住地摇着头,时而叹息,时而拨弄着梳妆台上的零碎物品。忽然,齐紫宣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忙甩掉了脚上的鞋子,爬到了床之上。

随即扬起一阵灰尘,跳跳一连咳嗽了几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齐紫宣似乎对这一切至若枉然,站在那将那墙壁上的照片取了下来。

照片的背后有一个空心的格子,格子中摆放着一只深红色的匣子,因为离的离开有些远,无法目测那匣子到底是什么材质的。深红的匣子上有一些浮雕,看上去却是古色古香,也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些什么秘密,但肯定是跟那位叫方娟的女子有关的。

跳跳发觉卧室空气中的灰尘少了一些后,才走进房间打开了窗户。齐紫宣抱着那只深红匣子跪坐在床,那似乎是她的心爱之物,失而复得后,再也不愿松开手。

“娟娟,是你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听声音似乎是一个老太太。只过了几秒钟,卧室的门口便站着一位拄着拐杖的白发老太太,她的年纪已经刻在了那张苍老的脸上。跳跳和齐紫宣都同时一惊,看着门外的那位老太太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娟娟,是你回来了吗?”

那老太太再次问道,同时眯起眼睛去看卧室中的两个女孩子,想去分辨两人。

“严……严奶奶?”

齐紫宣同时也打量了那位老太太半天,久久才敢试探性,亦或是不肯定地问道。

“真的是娟娟,娟娟,你真的回来了。你爸爸妈妈……,哎。”

那位老太太暮地一说,旋即又是一声叹息,手中的拐杖在地上“笃笃”的敲了两下。

“你们认识?”

跳跳指了指门口拄拐的老太太,又指了指抱着匣子的齐紫宣,疑惑地问道。

齐紫宣这时也不答话,只静静的坐着,看了看手中的匣子,转而又朝那老太太望去,似是想听她说些什么。那老太太却也是迟迟不语,站了半天竟然也不说句话。一旁的跳跳却是愣在原地,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想要干些什么,自己却又不敢插话。

“娟娟,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个小姑娘是谁家的孩子?”

那老太太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说完又望着一旁的跳跳。

老太太似乎眼神不太好,把齐紫宣当成了这里方娟小姐。老太太边说边朝齐紫宣坐的床边走去,佝偻的背让她显然格外矮小。在跳跳看来,那位老太太每走一步都极为艰难,却还要拄拐前行,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对齐紫宣(方娟)讲。

“娟娟,你爸爸妈妈已经过世了,你就节哀顺变吧,人死不能复生,你可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我听说警察已经找到了杀害你父母的凶手,可是又不知道什么原因,把他给放了。你一向是个好孩子,一定要帮你父母亲伸冤报仇啊。”

老太太将拐杖斜靠在床沿上,伸出她那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双手,拉着齐紫宣说道。

“严……严奶奶,可是根本没有证据啊,现在警察抓人是要讲证据的。而且当天晚上,根本没有人看见凶手行凶。没有人证,没有物证,警察是不会去抓人的。”

齐紫宣眼中顿时充满了悲伤,声音哽噎地说道。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老天爷总会开眼的。”

这句话从老太太口中说出来,却是义正严明,完全没有有矫揉造作。

易乐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到了卧室的门口,双手插在口袋之中,静听着这一老一少之间的对话。老太太的话,让这卧室里又是一片沉静,久久都未出过声。

“老太太,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你知道送方小姐去医院的,是什么人吗?”

站在卧室门口的易乐天突然问道。

“这个小伙子又是谁,是娟娟你的男朋友吗?”

那老太太当真眼神坏到了极致,说着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想要看清门口那男子的长相。旋即老太太又摇摇头,否定道:“不是的,我记得娟娟的男朋友要比这个小伙子高大一些,不像这个小伙子这么瘦。”

“老奶奶,你见过方姐姐的男朋友吗?”

跳跳一听那老太太说易乐天不是方娟的男朋友,立刻就肯定她见过对方,当即问道。

“见过见过,娟娟上回不是还带回来过吗,虽然我只见过一次,但我还没老花眼,那个小伙子长什么样我还是看得清的。”

老太太居然说自己没有老花眼,跳跳差点当场笑了出来,不过看着一脸严肃的易乐天,跳跳还是不敢笑出声,只是紧咬着嘴唇,在心里默笑。

“严奶奶,你知道当时是谁送……送我去医院的吗,我想当面去谢谢他。”

齐紫宣当然知道易乐天问老太太这个问题,肯定会有他的用义,拍了拍老太太的手背,轻声细语地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是对面那栋楼的人打电话叫的救护车,好像是个小伙子。你要是想去谢人家的话,就到对面那栋楼去打听一下吧。”

老太太似乎也不是很清楚,看来要想从这位老太太口中打听出一些消息,似乎是不太可能了。老太太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只是在齐紫宣的手背上拍了几下,拄着拐离开了方教授家。

“走吧,过去对面那栋楼看看,或许打电话叫救护车的那个人,当天晚上看见了些什么。”

易乐天在门框上敲了两下,对屋里的两个女孩子说道。

三人几乎是用了一个最笨的方法,挨家挨户地去敲门,一遍一遍地询问着重复的问题。即便是有人打开了门,大多都是摇头叹息,不想多提及两个月前的那件事。而更多的人则是以“不知道”三个字,回答了他们,三人不禁有些失落,也有些失望。

跳跳已经记不起这是敲第多少户人家的门了,连他们现在所在的楼层是多少楼都已经分不清楚。而一旁的齐紫宣自从离开方教授家后,便一直没有说过话,只是抱着那只雕花匣子,不时地低头看上几眼,用手轻轻摸一下,确认那匣子还在自己的手中。

“叮咚”,老旧的门铃声回落在整个走廊中,在青寂的走廊里面,这门铃声显得格外的响亮,似乎在敲动着某人的心门一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