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收尾:大结局一(6000)

小说:落跑王妃,王爷如影随形作者:月下溪灵更新时间:2019-05-18 22:56字数:702034

李叔先替西陵清韵把了下脉,然后拿出身上的银针,在西陵清韵的身上扎了扎。

随后端起桌上的药,缓缓的喂给了西陵清韵。

做完一切李叔带着碗,离开了西陵清韵的房间砦。

三天一晃而过,南宫耀被李叔限制在床上,不让下床鳏。

这三日来,南宫耀努力的配合李叔,身体在慢慢的康复。

若不是李叔每日都会和,南宫耀说西陵清韵的情况。

再三保证西陵清韵没事,南宫耀在床上,根本一刻也待不下去。

“李叔我能下床了吗?”南宫耀喝完药,再一次的开口道。

“可以不过得有人扶着。”李叔淡定的接过碗说道。

南宫耀先是一愣,随后眼中闪过狂喜,本来以为还会得到李叔的一句不可以。

因为他问了无数次,李叔回了无数次,却没想到这次李叔居然同意了。

南宫耀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

“雷风扶住王爷,带王爷去看王妃,记得时间不要太长,王爷身体受不了。”

李叔把雷风喊了过来,只因他还需要去准备王妃的药,分不开身。

“爷你慢点。”雷风扶着南宫耀去西陵清韵的房间。

望着因为走的太快,身体摇摇晃晃,额头溢上冷汗。

雷风出声道,他其实现在也属于休养期间,然比王爷和王妃好多了。

进了西陵清韵的房间,南宫耀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和阿韵,就隔了一道墙。

南宫耀缓缓走到西陵清韵的床边,望着床上除了面色太过红润。

就像睡着的女子,嘴角微微扬起。

在极寒之地的一幕幕,浮现在他的眼前。

雪崩时西陵清韵的不离不弃,缝隙中的相互依靠,相互取暖,和西陵清韵昏迷时的不舍。

一幕幕都那么清晰,就好像印在他的心中一般。

爱是什么?或许这便是最好的诠释!

上天是眷顾他的,他的阿韵还在,他没有残忍的夺走他的阿韵。

他的光他活下去的希望……

南宫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西陵清韵,直到李叔端着药进来。

“雷风带王爷回去休息,他今天站着的时间太久了,再这样下去,对他的身体不利!”

李叔朝雷风使了个眼色,王爷要是不肯离开,就打晕他!

南宫耀只是缓缓蹲下,抚摸着西陵清韵的容颜。

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淡淡的,却让人感觉到他的愉悦。

“阿韵我们熬过了一切困难,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爷等你醒来的那一刻。”

南宫耀说完轻轻在,西陵清韵额头上印上一吻,随后转身。

雷风很有眼力劲的上前,扶住了南宫耀,随后带着南宫耀离开。

李叔望着乖乖离开的南宫耀,眼角闪过一抹不解。

似乎很不相信,南宫耀会这么容易就离开。

随后很快就掩下了眼中的情绪,开始喂西陵清韵喝药。

回头房间后,南宫耀就打发了雷风。

一个人看着远方愣愣的出神,没多久李叔就推门进来了。

“王爷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大吃一惊。”李叔坐了下来,开口道。

“什么意思?”南宫耀闻言,眸子变了变。

“我本以为你见到了王妃,会赖着不走,没想到王爷居然这么愿意妥协,实在出乎了我的意料。”

李叔一边说,一边看向了南宫耀。

南宫耀冷冷的瞥了李叔一眼,就没有再理他。

“王爷雪莲可有拿到?”李叔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缓缓的说道。

因为南宫耀是昏迷着,所有没有人知道南宫耀到底有没有拿到雪莲。

李叔此话一出,南宫耀浑身上下就散发着戾气。

李叔眉头跳了跳,看着一脸阴霾的南宫耀,心里就有了答案。

“既然没有拿到,等王妃醒来,那么我就按照我自己的方子给王妃调养身体,不过成效不会太大。”

李叔说完起身就离开,转身的那一刻,李叔眼中脸色瞬间变的暗了下去。

这下麻烦了,若是王妃一直怀不上孩子,那么王爷是不是就不会有子嗣?

不行他不能让这一切发生!

李叔从南宫耀房间里出来,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寻找治疗西陵清韵体寒的毛病。

日子一点一点的过去,西陵清韵身上的药效早就已经移除。

然西陵清韵却一直没有醒来,若不是李叔保证西陵清韵没事。

南宫耀说什么也不肯安静的养伤!

当西陵清韵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耀王府里。

西陵清韵愣了愣,她回来了吗?

西陵清韵看了眼四周,动了动手就从床上下来。

打开房间,望着熟悉的一切,西陵清韵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她活了下来,是不是代表着以后的日子会慢慢变好?

闻着新鲜的空气,西陵清韵的心情好的很。

一阵开门声,惊到了闭起眼睛,享受阳光的西陵清韵。

西陵清韵扭头,就看见南宫耀缓缓从房间里出来。

望着毫发无损的南宫耀,西陵清韵嘴角的笑意更加浓了。

南宫耀望着沐浴着,阳光中的西陵清韵,西陵清韵嘴角挂着淡笑。

阳光好像给西陵清韵,度上了一抹明媚的色彩。

给人一种很安心很干净的感觉。

两两相对,两人眼中情意满满,却没有动。

仅仅是眼神,他们就能看出彼此心中的想法。

这一刻是安静的,两人是幸福的。

经历了这么多的艰难之后,两人的感觉越来越浓,默契也越来越高。

“阿韵醒了真好。”南宫耀缓缓走到,西陵清韵的身边。

一把将西陵清韵搂到怀中,南宫耀嘴角微扬,眼中有一滴泪水滑过。

那是经历一切后,喜极而涕的眼泪。

西陵清韵听着南宫耀的心跳,整个心都安静了下来。

“王……”雷风和过来给南宫耀送药。

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先是吃惊了一下,随后眼中充满了狂喜。

刚刚想说话,就被人捂住了嘴。

“你想打扰王爷和王妃吗?”路过的雷影一把捂住雷风的嘴,小心的说道。

随后放下了雷风的嘴,因为雷影知道雷风肯定听进去了。

“王爷和王妃真恩爱。”雷风望着不远处的两人。

王爷和王妃之间那般曲折,如今终于可以安心的在一起了。

眼中闪过一抹欣喜,一抹向往,向他们这种人,不远勉强,却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

“羡慕就去找一个。”雷影鄙视了雷风一眼,转身离开了。

他怕他再待下去,被王爷发现,那么……

想到这里雷影瞬间跑了个没影!

“莫名其妙!”雷风看着雷影离开,笑了笑,刚刚转头。

南宫耀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就飘了过来,看来以后他还是把雷影带在身边。

雷影可比雷风懂时务多了。

雷风浑身一僵,这才后知后觉雷影为什么跑那么快。

雷风在南宫耀冰冷的眼神下,也跑了。

南宫耀怀里抱着西陵清韵,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他手中。

“我们是怎么出来的?”当时自己昏迷,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

“雷影找到了我们,带我们出来的。”南宫耀抱着西陵清韵缓缓的说道。

若是再晚那么一会,说不定他和阿韵都活不下去。

“王爷,太上皇太皇太后还有皇上来看王妃了。”

刚刚消失的雷风,又窜了出来,顶着自家主子冰冷的目光。

一步一步挪到了两人的面前,缓缓的说道。

南宫耀心里恨得直痒痒,阿韵好不容易才醒来。

他刚想和阿韵单独待会,说不定还能吃到肉。

他们居然过来捣乱,真是……

“祖母来了?在哪里?”听到太皇太后来了,西陵清韵一双眼睛亮闪闪的。

兴奋的西陵清韵,根本就没有发现南宫耀充满不悦的脸色。

“在正厅。”雷风小心翼翼的说道。

“走耀我们去见祖母,我昏迷后祖母一定很担心。”

太皇太后是在这个古代,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亲人。

在西陵清韵的眼中,太皇太后就是她的亲祖母。

所有人中她对太皇太后的依赖最大。

“走吧。”南宫耀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有些事,只能晚上做了。

说完就牵着西陵清韵的手,往正厅里走去。

路过雷风的身边,南宫耀轻轻的瞥过去你等着的表情。

雷风额头瞬间冒出了冷汗,王爷这不怪他啊!

这些人来了他怎么拦得住啊!

当西陵清韵和南宫耀,牵着手出现在正厅的时候。

太皇太后立即起身,走了过来,摸着西陵清韵的手。

望着西陵清韵还没有很红润的脸,眼中满是心疼,眼泪缓缓蓄满眼眶。

“韵丫头你吃苦了。”太皇太后的声音哽咽,没想到她的阿韵一路上吃了那么多的苦。

她可是个女子,是什么样的念头,让她这么撑下去的!

“祖母我没事,一切都过去了。”西陵清韵闻言只是淡淡一笑。

前世的苦比这苦一千倍一万倍,前世她独自一人,今世她有耀陪着。

比起前世,今世她很幸福,她有亲人疼爱,有爱的人,不用再为了生活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幸好清韵没事,不然……”太上皇看着完好无损的西陵清韵。

再看看南宫耀,冷冷的开口道。

若不是阿韵没事,他绝对不会放过南宫耀!即使他是自己的孩子。

南宫耀闻言只是笑了笑,就是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南宫浩望着西陵清韵,眸子只有高兴,只要她好她开心,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即使他万劫不复……

“以后就好好呆在耀王府,哪里都不要去了,陪着耀儿,陪着我们,这比什么都好。”

太皇太后握着,西陵清韵的手开口道。

“这是自然。”西陵清韵还没有回答,南宫耀就替他回答了。

如今一切都安定了下来,他就带着阿韵好好过日子。

不再过那种算计的日子,他要给阿韵一个幸福的未来。

“好好好!”太皇太后拍着西陵清韵的手,满脸的欣慰。

“母后先让阿韵坐下来再说吧。”太上皇考虑到西陵清韵才醒来,怕她太累。

“对。坐下来说。”太皇太后闻言,拉着西陵清韵就坐了下来。

南宫耀坐在了西陵清韵的后面。

接下来的时间里,西陵清韵一直陪着太皇太后说话。

到了该用午膳的日子,太皇太后还是没有离去的迹象。

南宫耀只好让人安排了午膳,太皇太后用完午膳,又拉着西陵清韵说话。

太上皇看着一脸不悦的南宫耀,索性把南宫耀拉了出来。

“耀儿到你了,

再不好好下,这盘棋你就要输了。”

太上皇闲来无事,就拉着南宫耀下棋,而南宫浩因为宫中有事,已经回去了。

棋盘上,南宫耀执的黑棋一路败绩,一看就知道南宫耀的心思没有放在这个上头。

就连太上皇都快要装不下去了,只好出言提醒。

“父皇,儿臣不想下了。”南宫耀将手中的黑棋丢到棋盘中。

起身就准备往门口走,他想阿韵了想见阿韵!

“坐下!就这么一会就等不及了?你何时变的这么沉不住气。”

太上皇瞥了眼南宫耀,淡淡的说道。

南宫耀无奈,只好又坐了下来。

“来,把这盘棋下完。”太上皇指了指棋盘缓缓的开口道。

“父皇,儿臣输了,可以走了吗?”南宫耀随便下了几步,就想去找阿韵。

“耀儿你知道吗?所有皇子中,父皇是最中意你的,也只有你才是最适合当皇帝你人。”

就在南宫耀转身的时候,太上皇这才缓缓的开口道。

他不急,因为他知道南宫耀不会离开。

果然本来打算离开的南宫耀,又回来了。

“父皇想说什么?”南宫耀坐了下来,望着面前的太上皇说道。

“父皇本想着再看看,谁知道后来你遇到了清韵,还和她成亲了,从父皇知道阿韵的身世那一刻,父皇就在想,到底要不要把皇位交给你。”

“若是给了你,父皇怕你的后院给清韵添堵,不给父皇又怕太子登位不会放过你们。”

太上皇就像在讲述一个故事,表情没有一丝起伏。

“父皇没有想到,最后是浩儿当了皇帝。”说道这里太上皇的表情有了一丝的变化。

南宫耀就这么安静的听着,也有说其他话。

“父皇老了,终有一日会老去死去,不可能一直陪着你们,父皇怕父皇走后那些大臣会拿捏浩儿的善良,欺负浩儿,父皇的想法很简单,只想要你一个承诺。”

太上皇自然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些,但是他放心不下浩儿,还有这他守了一辈子的江山。

他怕耀儿只顾和清韵游玩,不朝堂之事,到时候有些大臣会倚老卖老。

仗着知道浩儿的脾气,蹬鼻子上眼的,不把浩儿放在眼里。

“父皇放心,只要儿臣在世一天,就会尽自己的所能,护二哥和南陵江山的安全。”

南宫耀缓缓开口说道,即使父皇不说,他也会保南陵二哥无事。

“这就好,父皇就放心了,你去找清韵吧。”太上皇突然笑了笑。

看来是他想多了,耀儿怕本来就打算帮浩儿。

他还怕耀儿不帮浩儿,怕浩儿被欺负。

“耀儿你要给清韵幸福,父皇欠清韵祖母的实在太多,父皇没有能力让清韵幸福,你替父皇好好照顾她,不要让她受委屈。”

就在南宫耀快要离开的时候,太上皇又开口道。

南宫耀只是愣了愣,随后又离开。

南宫耀没有回头没有应,只是因为听到了太上皇,声音里的愧疚与脆弱。

他能感觉到父皇,不想让他知道他的愧疚与脆弱。

所有他没有回头,怕父皇伪装不下去。

并不是怕父皇怪罪,只是想给父皇留住面子。

南宫耀刚刚进去正厅,太皇太后就发现了南宫耀。

“有人来找韵丫头了,祖母也该回去了。”

太皇太后微微叹息了一声,眼神似欣慰似遗憾。

“阿韵好好对自己,祖母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太皇太后拍了拍西陵清韵的手,起身离开,把时间留给了南宫耀和西陵清韵两人。

韵丫头刚刚醒来,她就占着韵丫头这么久,耀儿该不高兴了。

一把老骨头了,不受人喜欢,她还是和皇儿回皇宫吧。

p>

西陵清韵望着一脸不满的南宫耀,嘴角扬起一抹调皮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还能再忍一会呢?”从吃午膳的时候,她就看出来南宫耀的不耐烦了。

她假装没有看见,就想试试耀会忍到多久

说实话,耀能忍到现在才来找她,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接下来你是我的。”南宫耀低头对着,西陵清韵的额头印上一吻。

西陵清韵被弄的很痒,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笑容甜美,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亮。

“阿韵你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南宫耀的目光,渐渐变的暗沉。

抱着西陵清韵就准备进房间,然雷风又一次出现在南宫耀的面前。

看着一脸怒气的王爷,雷风有种大难零头的时间。

“又怎么了?”三个字,从南宫耀的牙齿缝里挤了出来。

南宫耀整个人充满了怒火!

就不能让他和阿韵两人静静的待着吗?非要让他不高兴是不是?是不是!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