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尾声

小说:神武剑皇作者:漫天飞刀飘更新时间:2019-05-18 23:02字数:1004984

“毁掉命运之轮不行吗?”

沉默中,孙凝烟忽然弱弱地问道。

片刻之前,她曾经是多么希望阳凌天将那可恶的女人打得灰飞烟灭,而片刻之后,不知什么原因,她竟忽然产生了一种不想让对方死去的念头。

而同时,他自然也不会希望阳凌天烟消云散,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采用始祖之神的办法。可现在的情形看來,好像那女子也不能控制了。在她看來,唯一的办法便是将命运之轮毁掉,只不过她也不能肯定自己这个办法是否有效,故此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语气不足。

所幸,神后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可以的,如果能毁掉命运之轮,那我的神魂就会被释放。”

只不过,她放松的气息还沒吐出。玉台上的神后却是轻轻一叹:“可惜的是,我们之中沒人能毁掉它。”

她低头看了眼中沒有丝毫杂质的孙凝烟一眼,抬起头來的时候,终究还是唏嘘地轻轻一叹,解释道:“命运之轮也是从混沌空间中孕育而生的,甚至在我和夫君都沒完全弄懂它,要想打破它,就算在我们全盛时期,联手也不一定能够成功,更何况,我们现在都只是一个灵魂体的状态。虽然我可以解开魏博一身上的束缚,但就算是玄阴之气也只是我当初力量的一部分而已。面对命运之轮,根本沒有任何用处。”

孙凝烟怔了一下:“难道就真的沒有办法了?”

“有的。”

看着她颓丧的模样,神后终究还是好像有些不忍地叹了口气:“这世界,我和夫君沒有完全弄明白的有两样东西,命运之轮是其中之一,而另一个便是问天阙歌。。。。”

“问天阙歌?”孙凝烟好像抓住了什么似的,眼睛骤然变得雪亮:“你是说阳大哥可以毁掉命运之轮?”

“有可能。”神后点了点头:“两种未知事物碰撞,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不过,现在阳凌天的问天阙歌并还差一步才能圆满,他需要时间。”

孙凝烟赫然一呆,眼中的惊喜瞬间变成了灰暗。她修为低微,但修行的常识还是有了。

修炼者者进入圣武境界后,便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属于神灵一级的存在。

处在这个阶段中的武者想要进一步更是难上加难,很多时候明明已经看到了下已经接的门槛,但往往却需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才能更进一步。

更何况,问天阙歌这种连祖神和神后都不了解的功法。就算阳凌天一脚已经踏入圆满的门槛,要等另外一脚一起踏入,却不知道还需要多长时间。

“呵呵~~~丫头,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圣武境界以后的修炼虽然缓慢,但有时候只要想通一个问題,那突破便只是眨眼间的事情。更何况,我们现在的力量虽然无法破解葬天大阵和命运之轮,但稍微干扰下他们的运转帮他拖延点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孙凝烟心灰意冷的时候,空中始祖之神爽朗的笑声忽然传來过來。

说完,他扭头看了玉台上的神后一眼,脸上的豪情瞬间变成了无尽的温柔:“涅,你我做了近十万年夫妻,还沒联手过吧?”

神后和煦地笑了笑:“当然,过去,这天下哪有需要我们联手的事情。”她好像明白了祖神的意思,转头幽怨地看了对面盘坐的阳凌天一眼:“呵呵~~~你还真够幸运的,我们第一次联手竟然会是为了你。”

“呵呵~~~~”空中的祖神也是欢愉地笑了笑:“我虽然只有分身到了这里,但也已经感觉到过去的力量在慢慢聚集,是可以驭使一部分的,而你,虽然神魂之引在命轮中,神魂会不由自主地燃烧,但总还有一部分可以使用了力量。把那修炼玄阴之气的少年身上禁制解开吧。我们一起,拖上个十天半月还是沒有问題的。”

“呵呵~~~还有我们。”慕容承德大笑着站了起來:“现在我们身上虽然沒有半点真元,但只要三天,三天的时间我们又可以使用禁之森林的燃血之法了,我们也聊发下少年之狂,看看卐字咒和葬天大阵碰撞,会什么样的结果。。。。。”

“呵呵~~~~你们还忘了,天下最帅的本公子,哈哈~~~~终于可以真正帅一回了,拯救苍生啊,想想都激动。。。哈哈。。。。。。”

西门无极虚幻的影子飘了出來,用几近无耻的方式,精确地阐述了“骚包”一词最本质的含义。。。

“嗯,还有我。。。。冰雪国虽然只是一个残破的世界,但还是有些力量可用的。。。”恢复自由的凝雪站了起來。

“呵呵~~~~神坛的力量本就是用來拯救劫难的,这种场合,又怎么能少得了我。”

白菱扬手起身。

。。。。。。。

绚烂的色彩遮盖了一切风华。

白、黑、紫、红。。。。

三日之后,绚丽中间,又多了一个神秘的符号----一个巨大的“卐”字,苍凉而玄奥地慢慢转动。。。。

时间似乎因为这些而变得运转缓慢起來。

大衍圣地上空,硕大的红色十字暗淡了不少。

横亘在通天大殿上命运之轮也开始和蜗牛比起了速度。

然而,就算是蜗牛,也是在不息地爬动。

时间缓缓流逝。

神后的神魂无可抑制地燃烧着,化为最精纯的元气注入命运之轮中,增加着它和葬天大阵的威势。

空中连接鸿蒙空间和大衍圣地的通道越來愈大。地上,困住阳凌天的紫色电网也越來越小,已经嵌入了阳凌天的身体,远远看去,好像那银发青年身上本來就有着哪些紫色的纹身。

然而,阳凌天依旧面无表情地盘坐着。

外界的一切他都能清晰感觉到。

不过此刻的他并沒有时间去理会,他要照看的,只有识海中幻化出來的世界。

眼前的这个世界还是和以前一样,有山,有水,有花,有草,甚至也有无数的飞鸟走兽,然而,他却始终无法在这个世界创造出人的形象。

既然飞禽走兽能够出现,那人为什么不行?

两者都是生灵,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智慧?不,不对,一些走兽也有粗浅的智慧,只是相对较弱而已,这绝对不是本质的差别。

或者相对來说,人有七情六欲,而多数走兽均是凭借本能行事,这差别或许要大些。

但自己明明已经注意到这点,每次模拟人的形象,也刻意注入了人类的情感,可惜每次在即将成型的时候都功亏一篑。

究竟差了什么?

阳凌天苦苦思索着。

通天大殿,海外九族的卍字阵已经崩溃。

神后的神魂接近燃烧殆尽,其脸色苍白得恍若刚刚从作坊里出來的宣纸,无力地斜靠在祖神的肩头。

“唉~~~回想这一生,我欠你太多了。”祖神轻轻摸着神后的头发,满目怜惜:“当初为了治理这个世界,我忽略了你的感受。”

“呵呵~~你那是大爱。”神后笑了笑:“相对來说,我则小气多了。你是为了天下,忽略我一人,而我,则是为了你一人,要牺牲世间所有生灵。”

祖神怔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呵呵~~~这么说來,我们两人都是七情不均了?”

“好像是哦。”神后娇嗔地笑了笑:“不过,这世界,应该只有刚出生,沒有经历尘世洗礼的婴儿,七情才会是均衡的吧!”

阳凌天赫然一惊。

不错,这世界不存在七情均衡的成年人。他也不是。

经过百世磨砺,他性格更加坚韧,情感比常人炽烈百倍。但这并不是均衡。

但初生的婴儿不同,上天赋予他们的都是公平的。

造成差异的,是后天的经历和努力。

自己在这个世界中模拟人的形象,该赋予他们的,也应该是均衡的平等。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模样,塑造自己的一个分身。虽然这都只是虚拟的形象,但他们的一切,也该由他们自己决定。

原來如此!

阳凌天笑了笑。

真元运转,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眼前的世界中慢慢出现。

喜、怒、哀、惧、爱、恶、欲 ,小心地一点点注入。

外界。

祖神、魏博一、白菱、凝雪、海外九族,所有人的力量已经衰弱到极致。

“呵呵~~~看來不会有奇迹了!”

神后脸色苍白的笑了笑。

众人力量已经衰竭,命运之轮和葬天大阵又恢复起初的运转速度。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只需片刻,自己的神魂便会完全消散。

“阳大哥一定会成功的。”

孙凝烟捏了捏拳头。

或许,这就是和阳凌天一起呆久了的人的特质,无论什么情况,他们都沒來由地对那银发青年有着莫名的信心。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这种信心來自哪里,但它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神后笑了笑,并沒有打击孙大小姐的信心,只是笑了笑:“呵呵~~~其实怎么都无所谓了。就算最糟的情况也只是我最初希望的结果而已,虽然不能和他在一起有些遗憾。”

说着,她又转头看了看自己依靠的男子,眼中还是露出少许的失望。

有和自己最爱的人相依相守的机会,谁又愿轻易放弃。

可是眼前的情形,自己消散在即,而所有人期待的奇迹----那个银发青年,依旧还盘坐在原地。更何况,就算他真的成功,能不能打破命运之轮还是未知之数。

“神后何必如此悲观。”

清朗的声音,恍若擎天巨剑,将满天的阴霭尽数劈开。

一股莫名的律动从当中的玉台上传來。柔柔的,弱弱的,好像某人的心跳,但是却坚定异常,有种难以言喻感染力,才刚一出现,整个天地似乎都开始跟着他轻轻跳动起來。

盘坐青年柔顺的白发忽然散开。

他人缓缓站了起來,冷冷瞟了空中的巨大圆盘一眼。

“命运之轮?呵呵~~~苍生的命运应该他们自己掌握!”

一拳挥出。

“嘭~~~”

命运之轮剧烈摇晃,天地随之震动。

“嘭~~~~”

“嘭~~~~~”

三拳。。。。

普普通通的三拳之后。

热闹的天地终于再度安静。。。。。。

两年后,禁之森林中,一群小孩子围成一圈,而他们的中央,一个体型如西瓜般的胖子,正用他的实际行动对骚包一词做出了最精确的定义。

“你们这些小家伙,现在不努力,等长大了就知道。。。。”

“哼,想我老人家当年。。。。”

在他表演接近**的时候,一只葱白的手掌忽然搭在了他肥胖的左耳上。

“哼,你个死胖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忽悠这些小孩子。”

“什么嘛?我现在本來就是高手嘛。因为饿修罗之体的纯粹,可以继承祖神的一部分力量,而祖神也将它们赐给我了,阳大哥不在,我和魏大哥就是当世两大高手!”

“高手个屁!!!高手就不用带孩子了?”孙凝烟加大了搭在胖子手上的力度。“哼,依巧被神后附体,受伤严重,需要混沌精气才可能复原,而伤了司空姑娘的转伦剑也是这个世间力量的极致了,只有更高一层的混沌力量才能将其体内转伦剑的气息完全排除,所以阳大哥带她们到混沌空间中养伤。走的时候交待你好生照管禁之森林,现在你将着了弄得一团糟。等阳大哥回來的时候我看你怎么交待。”

胖子赫然一惊。“呃~~~~~~你知道管理是需要智慧的,我这就去理理思路,一定把这里管好。”

胖子哈腰不已,庆幸自己逃过了带孩子这个重要责任的同时,做贼般快速跑了出去。不过逃跑的过程中,嘴里却不停嘟哝着:“阳大哥啊,混沌世界那么好玩,你可千万要晚点回來。”

这是,一望无垠的混沌空间中,正和祖神、神后喝着酒的银发青年忽然打了喷嚏。

“嗯,看來是西门兄,或者爷爷他们又在念叨我了,嗯,还是早点将依巧和妙儿治好,早些回去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